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时政

旗下栏目: 社会 时政 企业 乡镇 媒体

首页 > 要闻 > 时政 >

乡村记事

来源:古城旧梦 作者:万华林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14
摘要:粮证束之高阁多年,听说最近又要发挥作用了。这虽然说笑闲谈,但叫人听着,总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不禁想到了面朝黄土背朝天在乡里务农时候的一些琐事来,如今写来,宛如隔世一般。却是那年代真真切切的写照。 那年,天不逢时,生产队种下的秧苗十成烂了五六成。队长同我们几个一合计,便决定去临近的队上顺手牵羊。 半夜起火做饭,吃了就下田,不准抽烟,不准说话,只管闷头拔你的秧。偶尔有谁咳嗽一声,也会把人吓一大跳。 看看差不多了,队长就叫手脚慢的装担。恰好就在这时被人发现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大家没命地跑,有的从河里,有
       粮证束之高阁多年,听说最近又要发挥作用了。这虽然说笑闲谈,但叫人听着,总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不禁想到了面朝黄土背朝天在乡里务农时候的一些琐事来,如今写来,宛如隔世一般。却是那年代真真切切的写照。
      
       那年,天不逢时,生产队种下的秧苗十成烂了五六成。队长同我们几个一合计,便决定去临近的队上“顺手牵羊”。

       半夜起火做饭,吃了就下田,不准抽烟,不准说话,只管闷头拔你的秧。偶尔有谁咳嗽一声,也会把人吓一大跳。
      
       看看差不多了,队长就叫手脚慢的装担。恰好就在这时被人发现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大家没命地跑,有的从河里,有的沿河上,有的挑着担,有的空着手,差点没把小命搭上。

       到底还是有一个动作慢的,叫人给抓了俘虏。最后怎么处理的不大记得了。好像是赔了钱,所赔的钱要比买下那些秧的钱多得多。大家便怨那个出馊主意的人。
      
       这年果然收成不咋的。但是,更可怕的事情不是歉收,而是有人私分口粮。在大家的提议下,群众选我当了监察委员,主要职责是监督他们分粮。仓库三把锁:队长一把,保管一把,我一把。他们要开仓库门,没我到场,就别想进去。

       我不知道乡亲们是凭什么相信我的。或许是我常替他们说说公道话,做事诚实?总之,我在自己的职位上干得很卖力,且完全是尽义务,没有任何报酬。
      
       后来要不是考上大学,大队领导还要培养我入党、当生产队长。也许我的人生之路又是另一种走法。

       我所在的那个队,田多人少,能做事的男劳力更少,人心又不齐。后来花钱费米,从别队请了几个人来当队长,也没能把队上事情搞好。我回乡的那会儿,正好又请了一个。

       这一个三十出头,矮矮的个子,倒有几分魄力,像个干事业的,未婚,父母早亡。“两张肩膀扛把嘴,一身来去无牵挂”,这是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正是农忙关头,队上不是这个病,就是那个有事。打过上工的“唔呼”,差不多一个时辰过去了,地里出工的,仍像他下巴上的胡子还是那么稀稀拉拉的几个。

       他耐不住了,脸色很不好看,黑得不行。他先是去村上拿一个才起来的懒婆娘出了气,叫她挂牌去游塅。回头又蹭到保管跟前嘀嘀咕咕商量什么,大家预感到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久一个惊天的消息就迅速而秘密地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从上学的孩子,到步履蹒跚的老人,从“来了身子”的女人到“生了病的”男人,一时间,地里人头攒动,人满为患。见到这场面,队长挺满意地把锄头一顿,把鼻子擤了一下,抽了一根烟。队长说“怎么得了,再这么下去,你们队莫说今年有饭吃,明年后年还愁没饭吃?”

       队长的“报告”仍在继续着,他高兴作,让他作去。知道他脾气的人,这个时候都远远的闷声闷气做自己的事。倒是那些迟到的人,心里有些不踏实,一边卖力气干活,一边拿眼睛往这边瞟。大家只对一句话感兴趣,可队长一直没有说。大家在焦急和期待中过完了一天。这真是应了那个笑话:“有时我们其实很努力了,结果却是一个屁。”下工回家,一个个像瘪了气的皮球。
      
       队长鬼精似的,他深知大家关心的是什么,讲话东拉西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谁都不敢问他,谁也不能保证在自己没来上工的时候会不会宣布那个惊人的消息。

       这样想着,便有了耐心。就这样受到一个信念的支配,糊糊涂涂跟着忙了一个农忙季节,才大梦初醒,方知那个鼓舞人心一直被人暗暗传递的消息原来就是个骗局,忍不住就要骂娘。骂归骂,你又做不了主,还不是白骂了?

       就在人们对这事彻底绝望的时候,四更时分,村里突然传来了猪的叫声。天麻麻亮,有人在磨豆腐,有人在张罗谁家有青辣椒卖,有人跑镇上买海带,买臭鱼烂虾……一清早人们都在传扬着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看来这回牙祭是打定了,而且挺大的。

       其实乡下人打牙祭并不讲究,全图个气氛,图个热闹。打几桌豆腐,炒上几大盘辣得掉泪的酸菜、干鱼干虾,烧一大锅海带肥肉骨头汤,就算是山珍海味了。那大木甑蒸出来的白米饭,几里远就闻到了它的香味,馋得你直咽口水。
      
       吃饭的地点设在保管房前的大场子上。打谷用的大木桶扑倒就是桌子,装菜的脸盆往中央一放,几个人随意围了一圈,就算一桌。

       吃饭的碗筷自备。那碗七样八色,但一律都大得出奇,就差没把脸盆拿来。菜好了,饭还没来,大家便把碗敲得叮当响,小孩子跑进跑出,通风报信。
      
       不一会儿,就见四个大男人,拧着木甑的耳朵,吃力地将两只足有一米好几高的大甑抬出,放在石板上。盖一揭,热气和香气立刻就把人都盖住了。

       几只饭勺变戏法似的,从这个人的手里立马又传到另一个人的手里。小孩够不着,哭爹喊娘,看他们急的,好像一下子都等不及了。
      
       我第一次吃这样的饭,没有经验,只吃了个半饱,回到家又叫饿。因为等我不紧不慢吃了一碗去添饭时,甑底已经朝了天,括得梆梆响,也括不到几粒饭了。

       母亲便教了一个经验:上桌只盛个平碗,争取速度,抢在人家前头添饭,这一次你只管紧碗装,按得紧紧的……

       最叫人吃惊的是那几个装病的人,不仅饭量大,而且吃饭独特。用一只手抓住大瓦钵的边,筷子就一直不停地往喉咙里扒,扒多少,吞多少,扒得快,吞得快,咀嚼似乎成了多余之事。风卷残云,一眨眼的功夫一大钵饭就下了肚。
      
       队长见了谑笑道:“你又不是牢里放出来的?也不怕撑死。”那人呵呵傻笑几声:“天天有甑蒸的白米饭吃,就是撑死也值得,总比做饿肚子鬼强。”头上汗如苞芦子大也顾不上擦一下。

        这一天是全队男女老少共同的节日,到处洋溢着一种别样的气氛。

       这是以往以及单个家庭里见不到的,也是未经过这种生活场面的人所无法想象的。队上打牙祭,对改革开放后出生的年轻一辈人来说,怕是连听也没有听说过。

【古城旧梦】出品
微信号:gcjm888888                       

     万华林 :男,字木华,网名侧耳倾听,修水县委宣传部干部、山谷诗社副社长,在《诗刊》《江西日报》《江西画报》《鸭绿江》《江西教育》《九江日报》《修水报》发表文艺作品多篇。
 
责任编辑:万华林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