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周湖岭专栏

旗下栏目: 黄龙禅寺 冷建三专栏 周湖岭专栏 周斌专栏 东方啸专栏 卢曙光专栏 修水交通 修水公安 修水书画

《宋史》·徐禧传

来源:修水网 作者:山谷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5-13
摘要:徐禧字德占,洪州分宁人。年青时有志向,博览群书周游各地,以求知古今事变、风俗利弊,不事科举。熙宁初年,王安石颁行新法,徐禧写《治策》二十四篇进献,当时吕惠卿管领修撰经义局,徐禧于是以布衣的身份充当检讨。神宗见到他所上的策论,说:徐禧说朝廷用经术变士,
  徐禧字德占,洪州分宁人。年青时有志向,博览群书周游各地,以求知古今事变、风俗利弊,不事科举。熙宁初年,王安石颁行新法,徐禧写《治策》二十四篇进献,当时吕惠卿管领修撰经义局,徐禧于是以布衣的身份充当检讨。神宗见到他所上的策论,说:“徐禧说朝廷用经术变士,已收到十之八九的功效,但这些人中,但偷袭他人之语,不求心灵相通占到半,这话是对的。应试任于有用之地。”随即被授任镇安军节度推官、中书户房习学公事。一年之后皇帝召对,询问了很长时间,说:“朕省视过很多人,没有见到有像你这样的。”升任太子中允、馆阁校勘、监察御史里行。

  徐禧与御史中丞邓绾、知谏院范百禄共同处理赵世居狱案。有叫李士宁的,挟持方术出入地位贵显的人之间,曾见赵世居的母亲康,以仁宗御制诗赠给她。又答应给世居宝刀,而且说:“非你不能当受这把宝刀。”赵世居与他的党羽都以之为神异,说:“李士宁是二三百岁的人。”解释他所赠的诗,认为它是至宝之祥。等到审讯赵世居时得到此诗,逮捕李士宁,但宰相王安石以前与李士宁友善,范百禄弹劾李士宁以妖妄迷惑赵世居,导致他越出常轨。徐禧上奏:“李士宁赠给康的诗确实是仁宗御制诗,现在狱官认为李士宁谋反,我不敢苟同。”范百禄说:“李士宁有可死的罪状,徐禧故意开脱他以献媚大臣。”朝廷以御史杂知、枢密承旨参加处理,而范百禄因上报不实贬官,提升徐禧为集贤校理、检正礼房。

  王安石与吕惠卿感情破裂互相憎恶仇恨,邓绾说吕惠卿过去居父丧时,曾借贷华亭富人五百万的钱买田,诏令徐禧参予审讯。徐禧暗中庇护吕惠卿,邓绾弹劾他,恰逢邓绾贬官,于是狱案也被解除。徐禧出任荆湖北路转运副使。元丰初年,召为知谏院。吕惠卿在..延,打算改变蕃汉兵战守条约,众老将不以为然,皇帝却颇为采纳听取,将要在他路推行他的办法,派徐禧前往经划。徐禧肯定吕惠卿的意见,渭州主帅蔡延庆也不以为然,皇帝就把蔡延庆召回朝廷,加徐禧官直龙图阁,让他前往代替延庆,因母亲去世没能行成。丧期满,召试知制诰兼御史中丞。元丰新官制颁行,解除知制诰之职,专为御史中丞。邓绾镇守长安,徐禧分条陈述邓绾的过错,皇帝知道这是因为吕惠卿的缘故,虽然改邓绾守青州,也把徐禧降职为给事中。

  种谔西讨,夺得银、夏、宥三州但不能把守。延州主帅沈括打算在横山全部修筑城墙,俯瞰平夏,筑永乐城,诏令徐禧与内侍李舜举前去视其事,命令沈括总兵以从,李稷负责供应粮饷。徐禧说:“银州虽然据明堂川、无定河交汇之处,但旧城东南已被水所吞没,其西北又为天堑所阻,实在不如永乐的形势险阻。私下认为银、夏、宥三州,在陷没一百年之后,一日兴复,这在边将事功中,确实是俊伟之功,军锋士气,固然已藉此增长百倍;但是若在此置州,则建州之始,烦杂费用不可计量。如果选择要会,建置堡栅,名义上虽然不是州,实际上拥有其地,旧有的疆土边塞,仍在腹心。已经与沈括商议修筑砦堡各六个。大砦周围九百步,小砦五百步;大堡周围二百步,小堡一百步,用工二十三万个。”于是修筑永乐城,十四天而修成。徐禧、沈括、李舜举回到米脂。

  第二天,几千西夏骑兵直赴新城,徐禧及时前去视察。有人劝徐禧说“:开始你只是受诏命辅佐筑城,抵御敌人,不是你的职责。”徐禧没有听从,与李舜举、李稷一起前行,沈括独自镇守米脂。先是,种谔从京城返回,极言修筑永乐城不是计谋,徐禧发怒变色,对种谔说“:你独独不怕死吗?敢误成功之事。”种谔说“:筑城必败,败则死,抗拒上级节制也是死;因此而死,总算强过丧失国家军队而沦陷异国。”徐禧估计种谔不可屈服,上奏种谔专横跋扈持不同意见,诏命种谔留守延州。

  西夏兵二十万驻扎在泾原北,听说在永乐修筑城墙,就来争夺边地。驰马来报告的有十多人,徐禧等人都不相信,说“:它如果大举而来,这是我立功取得富贵的日子。”徐禧急忙赶到永乐城,大将高永亨说“:城小人少,又没有水,不能驻守。”徐禧认为这是沮丧士气,打算斩杀高永亨,不久把他拘系送入延州监狱。等到达永乐,西夏兵倾国而至,高永亨的兄长高永能请求趁西夏没有列阵前袭击。徐禧说:“你知不知道,王师不鼓不成列。”徐禧亲自持刀率领士兵拒战。西夏人越来越多分成阵式,轮番攻击抵到永乐城下。曲珍在水滨列阵对敌,与西夏军交战不利,将士均面带惧色。曲珍报告徐禧说:“现在众人的斗志已动摇,不能战斗,战必败,请收兵入城。”徐禧说“:你身为大将,怎么遇敌不战,自己先退却呢?”不一会儿西夏骑兵渡水进犯宋兵兵阵。..延先锋军最为骁勇锋锐,都是以一当百,银枪锦袄,光彩耀目,首先接战而败,奔走入城,践踏后阵。西夏人乘胜追击,宋军大溃败,死亡及弃甲而南逃的几乎占据了一半。

  曲珍与残兵入城,崖险峻路窄小,骑兵沿崖而上,丧失八千匹马,于是被西夏兵围困。水砦为西夏人所占据,挖井不及泉水,士兵渴死的人过半数。夏人像蚂蚁一样附墙登城,曲珍还带伤拒敌战斗。曲珍估计不能抵挡,又报告徐禧,请求突围而南走;高永能也劝李稷全部捐出金钱布帛,招募敢死勇士力战以突围,都不听从。晚上天下大雨,永乐城陷落,四将逃走免去一死,徐禧、李舜举、李稷死亡,高永能也死在战场上。

  开始,沈括上奏西夏兵来逼近永乐城,见官兵严整,所以返归。皇帝说“:沈括料敌疏浅,彼来没有出战,怎肯马上退走呢?一定有大兵在后。”不久果然如此。皇帝听说徐禧等死亡,涕泣悲愤,为之吃不下饭。赠徐禧为金紫光禄大夫、吏部尚书,谥号叫“忠愍”。以其家二十人为官。赠李稷为工部侍郎,以其家十二人为官。

  徐禧粗犷有胆略,喜欢谈论兵事,每每说西北可以唾手而取,恨将帅怯懦。吕惠卿极力引荐他,所以得到越级任用。自从灵武之败,秦、晋困急,天下企望停止用兵,但沈括、种谔陈述进取的策略。徐禧向来以边事自任,狂谋轻敌,突然与强大的敌人相遇,以至于全军覆没。从此之后,皇帝才知道边臣不可以信任倚重,深自后悔自责,于是不再用兵,无意于对西讨伐了。儿子徐俯自己有传。

宋史·列传·卷九十三徐禧

  徐禧(李稷附) 高永能 沈起 刘彝 熊本 萧注 陶弼 林广

  徐禧,字德占,洪州分宁人。少有志度,博览周游,以求知古今事变、风俗利疚,不事科举。熙宁初,王安石行新法,禧作《治策》二十四篇以献。时吕惠卿领修撰经义局,遂以布衣充检讨。神宗见其所上策,曰:"禧言朝廷用经术变士,十已八九,然窃袭人之语,不求心通者相半,此言是也。宜试于有用之地。"即授镇安军节度推官、中书户房习学公事。岁余召对,顾问久之,曰:"朕多阅人,未见有如卿者。"擢太子中允、馆阁校勘、监察御史里行。

  与中丞邓绾、知谏院范百禄杂治赵世居狱。李士宁者,挟术出入贵人间,尝见世居母康,以仁宗御制诗赠之。又许世居以宝刀,且曰:"非公不可当此。"世居与其党皆神之,曰:"士宁,二三百岁人也。"解释其诗,以为至宝之祥。及鞫世居得之,逮捕士宁,而宰相王安石故与士宁善,百禄劾士宁以妖妄惑世居,致不轨。禧奏:"士宁遗康诗实仁宗制,今狱官以为反,臣不敢同。"百禄言:"士宁有可死之状,禧故出之以媚大臣。"朝廷以御史杂知、枢密承旨参治,而百禄坐报上不实贬,进禧集贤校理、检正礼房。

  安石与惠卿交恶,邓绾言惠卿昔居父丧,尝贷华亭富人钱五百万买田事,诏禧参鞫。禧阴右惠卿,绾劾之,会绾贬官,狱亦解。禧出为荆湖北路转运副使。元丰初,召知谏院。惠卿在鄜延,欲更蕃汉兵战守条约,诸老将不谓然,帝颇采听,将推其法于他路,遣禧往经画。禧是惠卿议,渭帅蔡延庆亦以为不然,帝召延庆还,加禧直龙图阁,使往代,以母忧不行。服除,召试知制诰兼御史中丞。官制行,罢知制诰,专为中丞。邓绾守长安,禧疏其过,帝知其以惠卿故,虽改绾青州,亦左迁禧给事中。

  种谔西讨,得银、夏、宥三州而不能守。延帅沈括欲尽城横山,瞰平夏,城永乐,诏禧与内侍李舜举往相其事,令括总兵以从,李稷主馈饷。禧言:"银州虽据明堂川、无定河之会,而故城东南已为河水所吞,其西北又阻天堑,实不如永乐之形势险厄。窃惟银、夏、宥三州,陷没百年,一日兴复,于边将事功,实为俊伟,军锋士气,固已百倍;但建州之始,烦费不赀。若选择要会,建置堡栅,名虽非州,实有其地,旧来疆塞,乃在腹心。已与沈括议筑砦堡各六。砦之大者周九百步,小者五百步,堡之大者二百步,小者百步,用工二十三万。"遂城永乐,十四日而成。禧、括、舜举还米脂。明日,夏兵数千骑趋新城,禧亟往视之。或说禧曰:"初被诏相城,御寇,非职也。"禧不听,与舜举、稷俱行,括独守米脂。先是,种谔还自京师,极言城永乐非计,禧怒变色,谓谔曰:"君独不畏死乎?敢误成事。"谔曰:"城之必败,败则死,拒节制亦死;死于此,犹愈于丧国师而沦异域也。"禧度不可屈,奏谔跋扈异议,诏谔守延州。夏兵二十万屯泾原北,闻城永乐,即来争边。人驰告者十数,禧等皆不之信,曰:"彼若大来,是吾立功取富贵之秋也。"禧亟赴之,大将高永享曰:"城小人寡,又无水,不可守。"禧以为沮众,欲斩之,既而械送延狱。比至,夏兵倾国而至,永享兄永能请及其未陈击之。禧曰:"尔何知,王师不鼓不成列。"禧执刀自率士卒拒战。夏人益众,分阵迭攻抵城下。曲珍兵陈于水际,官军不利,将士皆有惧色。珍白禧曰:"今众心已摇,不可战,战必败,请收兵入城。"禧曰:"君为大将,奈何遇敌不战,先自退邪?"俄夏骑卒度水犯陈。鄜延选锋军最为骁锐,皆一当百,银枪锦袄,光彩耀日,先接战而败,奔入城,蹂后陈。夏人乘之,师大溃,死及弃甲南奔者几半。珍与残兵入城,崖峻径窄,骑卒缘崖而上,丧马八千匹,遂受围。水砦为夏人所据,掘井不及泉,士卒渴死者太半。夏人蚁附登城,尚扶创拒斗。珍度不可敌,又白禧,请突围而南;永能亦劝李稷尽捐金帛,募死士力战以出,皆不听。戊戌夜大雨,城陷,四将走免,禧、舜举、稷死之,永能没于陈。

  初,括奏夏兵来逼城,见官兵整,故还。帝曰:"括料敌疏矣,彼来未出战,岂肯遽退邪、必有大兵在后。"已而果然。帝闻禧等死,涕泣悲愤,为之不食。赠禧金紫光禄大夫、吏部尚书,谥曰忠愍。官其家二十人。稷工部侍郎,官其家十二人。

  禧疏旷有胆略,好谈兵,每云西北可唾手取,恨将帅怯尔。吕惠卿力引之,故不次用。自灵武之败,秦、晋困棘,天下企望息兵,而沈括、种谔陈进取之策。禧素以边事自任,狂谋轻敌,猝与强虏遇,至于覆没。自是之后,帝始知边臣不可信倚,深自悔咎,遂不复用兵,无意于西伐矣。子俯自有传。
责任编辑:山谷

相关阅读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赣ICP备09008563号-2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9008563号-2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