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游记

旗下栏目: 资讯 风景 游记 美食 特产 线路 酒店 休闲娱乐 旅游须知

首页 > 旅游 > 游记 >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来源:文刀刘 作者:文刀刘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2-06
摘要:有八年没去西摆了。今天趁着冬日里的暖阳兴致踏来。 对修水我们这一代,提起西摆大多数会问在哪。说起鸡鸣山就豁然开朗,西摆是去鸡鸣山的必经之路。 西摆是修水最早的居民住宅地,与他相隔不远的老鹦鹉街则是修水最早的商业街,以卖茶为主。 老鹦鹉街的兴旺繁荣不属于我们甚至不属于我们父母的时代,只需了解即可。 现在的西摆不同于八年前的西摆。 那年,宁红茶厂倒闭了,修水最有名象征瞬间消失。 于是宁红茶厂连带位于西摆的茶厂职工宿舍也一并卖给开放商拆了盖居民小区,就是现在的东盟。 之前,我爷爷就住在宿舍里,那是我最早关于西摆
有八年没去西摆了。今天趁着冬日里的暖阳兴致踏来。   对修水我们这一代,提起西摆大多数会问在哪。说起鸡鸣山就豁然开朗,西摆是去鸡鸣山的必经之路。
  西摆是修水最早的居民住宅地,与他相隔不远的老鹦鹉街则是修水最早的商业街,以卖茶为主。
  老鹦鹉街的兴旺繁荣不属于我们甚至不属于我们父母的时代,只需了解即可。
  现在的西摆不同于八年前的西摆。
  那年,宁红茶厂倒闭了,修水最有名象征瞬间消失。
  于是宁红茶厂连带位于西摆的茶厂职工宿舍也一并卖给开放商拆了盖居民小区,就是现在的东盟。
  之前,我爷爷就住在宿舍里,那是我最早关于西摆的记忆。
  爷爷现在去了另一个世界,那些记忆也零零碎碎不成系统了。
  04年,东盟小区的拔地而起又成了修水沿江一道亮丽的风景。位于东盟门面17层高的小高层更是一跃成为修水最高建筑。
  优越的地理位置和高质量的住房条件吸引了县城许多居民拿出积蓄购房置业。西摆的前半部份便被他们占据。
  从此,有这富丽堂皇的东盟挡住了门面,伴着修水县城日新月异的发展,西摆便像在大都市打工的农民默默的畏缩在城市的最边缘。
  在喧嚣嘈杂的闹市,西摆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底蕴。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避开东盟的水泥大街,我从马家洲绕到了西摆门口。

  这就是现在西摆街的路口水泥路面被压的几乎面目全非只剩零星几块可有可无,泥泞且狭窄的路面与相对的东盟大街平坦宽阔的水泥路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而今,很难想象修水还有这样的道路。不知是无力翻修还是保留遗迹?

  西摆的房屋新旧不齐。老房子都是瓦房木质结构,经过了几十年风吹雨打阳光暴晒现在都成了半危房,除了个别老人抱残守旧不肯离去,很少有住人的了。

  这些旧房子才是西摆的主人,他们将继续见证着西摆的现在和未来。

  更多的是平定砖房,这些砖房都是过去住在西摆的居民新建的,他们在这个长大的地方又抚育着下一代的成长。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一代一代人为西摆注入新的活力。

  在路上,我看到大妈扶着1,2岁的小朋友在散步,看到5,6岁的小男孩在门边玩耍,看到8,9岁的小朋友放学给妈妈接回家,看到正值花样年华的少男少女说着笑着走在无忧无虑的路上,看到与我年纪相仿的男子在使着铲子做工,也看到了上了年纪的大爷还在田间忙碌……

  那个坐在门边玩耍的小男孩看到我给他照相就半边脸躲进门内显得害羞,似乎想跟我玩捉迷藏游戏,我也就天真的给他做了个鬼脸,他也就不害羞了,探出了身子大方的给我照……

  在返回的路上碰到一位大爷接着两个孙女放学回来,他们在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走在泥泞的沿山路上,我本想照下这一幕,不料大爷抬头看到了我,还对着他的孙女说:“来看这,叔叔给你们照相呢。”我无奈的笑了一下,拍下了大爷慈祥而又天真的笑脸,道了一声谢谢便走了……

  后来碰到那位大妈带着个小孙子,我见小孩挺可爱,就拿起了相机。只听见大妈高分贝的笑着说:“乖啦,笑一个给叔叔照。”可小孩怕生,看着镜头就是不笑,还愁眉苦脸呢。多可爱的小朋友啊。

  虽然被两次戴上“叔叔”的帽子,但还是很高兴碰见这些友善的陌生人。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忘了是谁说的,鸡鸣山下就是西摆的尽头。

 

  走到了鸡鸣山下,随手拍了几张便返程了。

  理理头绪,过去那些关于西摆的记忆似乎拼凑起来了。

  但爷爷的离去,我与西摆再没有任何关联了。

  只是现在,看惯了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听多了闲言碎语纷扰乱言,来到这些游离在现代气息之外的地方会感到松弛和愉悦。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西摆,被遗忘的记忆。

心灵和眼界需要这些记忆。


责任编辑:文刀刘

相关阅读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