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红色修水

旗下栏目: 红色修水 修水古建 修水文物

首页 > 档案 > 红色修水 >

黄沙桥战斗始末

来源:修水网 作者:卢曙光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7-17
摘要:作者手记:黄沙桥战斗是第一次长沙会战中,国民革命军阻击106师团西进长沙的一次外围战斗,范围涉及县城东南的黄沙、黄港、黄坳、何市、上奉等处,是抗战时期发生在修水的最大战斗,虽然敌军伤亡数字无法确认,但日军遭到惨败,有力支援了长沙会战中的中国守军。遗憾的
  作者手记:黄沙桥战斗是第一次长沙会战中,国民革命军阻击106师团西进长沙的一次外围战斗,范围涉及县城东南的黄沙、黄港、黄坳、何市、上奉等处,是抗战时期发生在修水的最大战斗,虽然敌军伤亡数字无法确认,但日军遭到惨败,有力支援了长沙会战中的中国守军。遗憾的是,在诸多抗战文章中,黄沙桥战斗虽有涉及,但语焉不详。笔者为搞清这一事实,查阅大量资料,走访当地知情人,力求还原这次战斗,告慰为国捐躯的各位先烈。在写作中,并未局限黄沙桥战斗本身,而是置于长沙会战大背景中,以使读者有个宏观了解。
 
  1939年9月,第一次长沙会战打响,日军106师团为配合冈村宁次的湘北攻势,进攻奉新、高安,与国民革命军宋肯堂32军、王耀武74军激战,并由奉新甘坊突入修水上奉、铜鼓,企图增援长沙。而此时敌33师团南下赣北,26日,从通城麦市过苦竹岭侵犯白岭境内,虽在苦竹岭遭到20军杨汉域134师堵截,丢下六百多具尸体,但他们分成两路,一路从太清过八陡岭到平江虹桥一带;另一路占领龙门厂、朱溪厂,主力继续向西南突击,占领长寿街、献钟,伺机而动。
  30集团军加强对九仙汤方向警戒,19集团军184师与攻击甘坊附近之敌激战。26日,日军二个大队为基干,联合炮骑兵,二千多人突然过界石碑,经南坪窜入沙窝里、西下桥。72军新14师与日军遭遇,该师不支被日军击溃。薛岳命王陵基新十五师全部向沙窝里前进,令高荫槐部左翼北移,协新15师将沙窝里敌击退。27日早晨,新15师在傅家铺与日军町田大队先头部队五六百人相遇,敌向四五团发起进攻,该团一部一度被敌包围,经激战六小时,敌势稍挫,我伤亡甚重,敌乘势占领黄沙桥、赤竹岭,向桐树岭方向前进,战场迅速转移到彭桥、黄土桥附近庙垅头,联队长岩崎中佐的指挥所设在黄沙桥小河背陈家。庙垅头是进入修水的必经之路,一条峡谷长几华里,中间是安溪水,新15师师长傅翼亲临将军山防守,给日军迎头痛击,日军被迫退至大排里一带。
  藤窝是大排里的制高点,紧邻赤竹岭、李台,日军遇到阻击后,被挤在这个狭小空间,我军占据有利地形大败日军,战斗在27日下午开始,一直到傍晚结束,日军损失很大。居住彭桥的曹礼元听祖父曹必生说过,当时有12个日本兵缴械后,军装被剥光放走,战斗结束后,到处是日军尸体,大排里二十多户人家挖了十多个大坑掩埋,地点在仓库埂,各家各户把地箕、薯栅都用光了,最后只是用扒丝扒。曹礼元回忆小时候爬松毛时,看得见很多裸露在外的骨头,那些凹下去的地方,都是日本鬼子的掩埋之地,村民还把钢盔皮鞋拿来使用。泉源村民石水林的祖父石正禄是个猎人,他在曹家门地方,看到躺在地上日军尸体就有80多具,其叔公去割马肉,说马肉有点酸不太好吃。有个村民钟石全捡了个炮弹,摆弄时爆炸而死。当时日军遗留子弹二十多箱,钟应财与曹必生担心伤人,便把子弹全部埋掉,谁都不告诉。解放后有人想当废品卖钱,二位老人到死都不说。
  日军在彭桥遭到沉重打击后,退守黄沙桥南北线。我四三团从黄坳塘下西出黄沙桥侧击,28日即占领黄沙桥及东北高地。王陵基致军委会密电中称:“窜修水之敌约千余人,于28日与我新15师之四五团在黄沙桥接触,激战终日,拒止敌人西窜,俭、艳(28、29)二日,经我新15师全部及新16师四八团围击,已将该敌击溃,主力退据黄花尖、海湖山、大坂尖高地顽抗,一部向高丽、何家咀方向窜去,已被我四四团刘营截击它窜。敌增援部队约一大队,于陷午(30)到达沙窝里,连日激战,我伤亡官兵甚众,详情另报。”因地势险要,敌火力密集,处于胶着状态。

彭桥将军山
  日军进入黄沙桥后,二个中队从筀竹源、茅田于27日晚进入李村,因战事不利,次日疯狂报复,杀人放火,西坑、茶行里、菜园里的房子被付之一炬,老百姓全部躲到到山上。而日军在李村、岭斜占据阵地,防武宁方向的中国军队。并在黄沙桥搭瞭望台,引导飞机投放物资,整个黄沙桥笼罩在战火中。世居烟坳,1929年出生的郑阶坤先生告诉笔者,新15师有一个营驻烟坳,营长姓叶,上石是营部所在地,韩家驻二个排,杨梅窝一个排,下湾扎炊事班。在糙里的狗子垴驻有一个连。中秋那天磨鼓垴打了一仗,响了一夜的枪。为躲避战火,郑阶坤等在中秋夜经火石坑到罗山过夜,次日到南山埂上,看见一二百人在躲难。飞机在南山挨着屋顶过,记得有只鸭呱呱叫,有人一下便拧断头,小孩也不准哭。

大排里
  106师团是薛岳手下败将,在万家岭战斗中,侥幸逃脱,几乎全军覆没,此次106师团进入修水,薛岳电令赣北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第1集团军代总司令高荫槐,和30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等将领,要全力将日军106师团歼灭。而此时日军在顽强的中国军队面前,深感不妙,10月2日敌分兵数路,猛扑我新15师纸笔源、枫树坳、李台等阵地,我军沉着应战,敌未得逞。日军酒井支队、池田支队于当晚,沿李村、梳姑台、岭斜、坳上,往三都、石门楼方向退却。沙窝里之敌向石门楼、九仙汤南窜。围歼战随即变成追歼战。另一部则从下高丽石陂、何家咀退却,至此黄沙桥克复。十月三日的《中央日报》有“赣鄂湘边境连捷,收复龙门厂黄沙桥”的报道:“中央社高安二日电:由沙窝里犯修水东南之敌,在黄沙桥发生激战,黄沙桥一度陷入敌手,经我军猛烈反攻,已将黄沙桥克复,并乘胜追击,激战还在进行中。”资料《修水之战》载:“四三团官兵目击,黄沙桥至傅家铺道上,新坟累累,皆敌尸不及火化,而就地掩埋,其中阵亡大、中尉之墓约十余冢,有标识可辨,足见敌伤亡之多矣。”败退何家咀之敌,有向山口窜扰之意,敌步炮骑兵二千多人,意图大塅集结,宋肯堂部奉命向大塅前进,新十四师奉命进驻山口,形成夹击之势,新15师一部踞守沙窝里至九仙汤之要隘,以防敌人回窜。

黄沙桥,傅家铺
  与此同时,10月2日龙门厂、朱溪厂33师团日军奉令向修水、三都转进,接应第106师团,213、214联队,突破20军防线后,向马坳进发,新16师从三都驰援,受敌主力攻击,10月5日修城失守。薛岳下令30集团军采取积极行动,于9日前驱逐修水之日军,逾限重罚。8日晚,李玉堂第八军之第3师和新16师奉命收复修水县城,激战一夜,歼敌千余,被日军占据的修水县城,仅仅四天就收复。日军打通武宁、修水至湖南通道,牵制长沙会战中国守军,歼灭30集团军于修水、武宁的阴谋彻底失败。

  涉及修水县城之东南大片区域的黄沙桥战斗,是第一次长沙会战中,赣北战场阻击日军西进的一次战斗,时间前后八天,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囂张气熖。根据档案资料得知,日军指挥官是师团长中井良大郎,参战部队涉及106师团145、147二个步兵联队,和一个工兵联队加炮骑兵,还有13师团之一部。我新14师、新15师为主要参战部队,新13师、新16师,还有73军汪之斌的15师也参加了战斗,王陵基坐镇梁口指挥。我军游击战术也得到了充分应用,杉树窝、西坑都不断有小股队伍对日军以打击骚扰。当地百姓与驻军友好相处,积极支援部队,据任水山先生介绍,其家居住沈圳坑,当时父亲任石平还小,记得有支部队退却到他们家经过,一个军官看见他们还没躲避,“老表,我们打败了,你们快躲起来,日本人很恶”。据郑阶坤老先生介绍,新15师田连长驻在他家,部队离开后,他还与祖父郑竹庭去驻地宁州岗上找过他,田连长用冬瓜烧肉款待他公孙俩。部队离开烟坳时,还向保长郑福基送了锦旗,表达对百姓支持的感谢。而日军所到之处,奸淫烧杀,无恶不作,欠下了一笔笔血债。

  时间已经过去了近八十年,黄沙桥战斗已经成为历史,但老鸦山到黄土桥南北一线,长达20多公里的大道两旁,遗留着大量战壕,和历史遗迹,庙垅头对面的将军山和千兵坪,就是因为当年国民革命军在此屯兵而得名。这是一段悲壮的历史,一曲民族救亡的凯歌。(卢曙光2017.06.05)
 
责任编辑:卢曙光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