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诗词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诗词 >

故 乡 的 雪 (三章)

来源:修水网 作者:周战线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06
摘要:一 欣喜与幸福 雪是上天赋予人间的天使,洁净得让我们忘却了尘世的污垢,犹如襁褓中微笑的女孩。她们静谧而来,全然不顾人间的烟尘与喧嚣,义无反顾地从遥远的天庭静谧而来。是人间的丰富多彩和我们的狂热喜爱吸引她们呢,还是天庭的寂寞和高寒让她们厌倦?她们是这么的轻柔而温存,是怕自己的身体扎痛了山川河流,还是怕自己与大地的撞击,惊恐着人们的欣喜?她们努力蜷缩着自己,晶莹璀璨,娇柔洒脱,轻盈飘飞。在我们不经意间,或者是某一个夜晚,悄然降临,带给我们无限的欣喜和希望。 我觉得今生是够幸运了,几乎每年的冬天到春天,都能见到
  一    欣喜与幸福
  雪是上天赋予人间的天使,洁净得让我们忘却了尘世的污垢,犹如襁褓中微笑的女孩。她们静谧而来,全然不顾人间的烟尘与喧嚣,义无反顾地从遥远的天庭静谧而来。是人间的丰富多彩和我们的狂热喜爱吸引她们呢,还是天庭的寂寞和高寒让她们厌倦?她们是这么的轻柔而温存,是怕自己的身体扎痛了山川河流,还是怕自己与大地的撞击,惊恐着人们的欣喜?她们努力蜷缩着自己,晶莹璀璨,娇柔洒脱,轻盈飘飞。在我们不经意间,或者是某一个夜晚,悄然降临,带给我们无限的欣喜和希望。
我觉得今生是够幸运了,几乎每年的冬天到春天,都能见到她们层层叠叠在我的周围,在我们依依不舍中慢慢离去。就是偶尔有一二个冬春,只是见到她们零零碎碎地飘落,又迫不及待地返回天庭,让我的内心失落之外,一般都能见到它们如期而来、如期而归。
    
  小时的雪花,总有一种特别的亲情。我们不仅可以在雪野打雪仗、堆“房子”、做雪人;而且可以围在火炉旁,听着难得空闲下来的大人,眉飞色舞地讲着许多优美的故事,让阴暗潮湿的老屋温暖如春。只是那样的雪花,已经象天边的云烟,不再返回。
    
  长大以后,尽管忙碌,但对雪的欣喜和痴迷,依然不减。而雪花总是以一种厚实的温情和美丽,如期而至,难怪自古就有“江西无雪不过年”的感慨。
    
  今年的大雪又是如期而来了。

  我知道,因为雪,因为这些洁净无暇的天使,我们的人生充满了浓浓的诗意。让我们从内心感谢上苍创造了它们,感谢上苍对我们的厚爱,让我们忘记了一切的烦恼忧虑和荣辱得失。我此时宁静如水,久久地站立阳台,凝望雪花,看她们蜂拥而来将我沐浴,以一种静美的柔情,凝固在我的周身,装扮着周围的树木山岭。渐渐地,一种前不可多得的孤独和凄凉也漫天而来,我知道,其实这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欣喜和幸福。人类只有在领受这种最美的意境时,才会有这种感觉;如果一个人从未领略到这种感觉,那他的一生才是真正的孤独和凄凉。慢慢地,我的身体四散裂碎,化为雪花,在她们之间密密地荡漾,成为她们当中的花瓣,轻轻地吻着我们多姿多彩的大地。

  尽管来去匆匆,何尝不在净化着我们的灵魂?

  2014年2月18日上午

             二  雪   哀
  在我10岁那年的冬天,一场罕见的大雪光顾了我的家乡。那是我至今见过的一场最大的雪,狂风卷着雪花漫天飞舞,常常山摇地动,数日连续不断。厚厚的积雪成了我们孩子的天堂,我们天天在雪野打雪仗,堆雪人、砌“房子”。现在,当我开始记述它们的时候,那漫天飞舞的雪花却掺着浓浓的忧伤,团团向我裹来。究竟是上天特意在我的心中留下唯美而又凄然的记忆,还是故乡的土地森林分外厚实,让它们义无返顾地从天庭狂飘而来,将一个凄美的故事凝固在我的家乡?
         大雪停后的第二天清早,出于好奇,我顺着塘边一行深深浅浅的脚印,跌跌撞撞地来到屋后的山坡。只见年过六旬的五叔公,半蹲半跪在雪地上,细心地堆着一个雪人。那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修长的身材、高挺的胸脯,一双用木炭做成的眼睛,嵌在一张瓜子型的脸上,充满了无尽的柔情和希望。顺着她的目光,我看到广阔的田野村庄以及雄伟的幕阜山,都在甜蜜地安享大雪给人间带来的难以言状的宁静。清晨便把光辉凝注在她的脸上,让我依稀感到,雪花是为了构建女人,才从寂寞的天庭争先恐后地来到人间的。在那一刻,我觉得她是如此地亲切而又埝熟,微笑着立在雪野中,我似乎感觉到了她气吹如兰的呼吸和那犹如天籁一般的柔声细语。我不敢惊讶出声,真怕自己的声音,惊跑了她那无与伦比的美丽和神韵。五叔公好像没有发现我,依然专注于塑造他的女人。臃肿的旧棉袄、满头的银发和浓密的皱纹,在雪人的映衬下,显得异常的孤寂而苍老。他将冻得发紫的干树枝般的枯手,合在嘴边,呵了几口气,对搓了几下,小心翼翼地修补雪人晶莹的玉腿,生怕自己的一点点马虎,损害了雪人的完美。只见他不时蹲下,不时退后几步,围着她前后左右地瞧着,不时轻柔的按平修补,最后用毛笔给雪人描上柳叶形的长眉。嘴里也不时咕噜着什么。那份激动和得意,从他笑成一条缝的双眼,沿着缕缕皱纹荡漾开去。他这时偏头问我;“线伢,咯个雪人做得好么?”我点点头。他说,“做了两天了,总算做完了。”
     “你以前看过象雪人咯样好看的姑娌么?”我的声音轻得只有自己才能听到。
          他长叹了一声,幽幽地说,“怎么没看过,不过,她早就死了……”
          我预感到了什么,没再做声。只听他的声音满是苍凉,他说,“线伢,你以后要勤快,要努力,要多读书,晓得么。”我点点头,似懂非懂的。他又说,“凡是自己想做的事,只要不害别人,就要敢于去做,什么也不要害怕,什么也不要顾及,晓得么?说不定真的会害人害己,叫自己后悔一辈子的。”
          我依然点点头,似懂非懂的。
          在以后的日子里,除了吃饭睡觉,我的五叔公天天呆在雪人身边。太阳一日一日的照耀,天地一日一日的温暖,远近的积雪慢慢溶尽,松杉木竹依然展现浓浓的生机了。雪人也不可避免地一日一日的消瘦。五叔公开始从附近搬来积雪不停地修补,渐渐地,只好到深山老林担来积雪。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的五叔公眼神呆滞,神情黯然,瘫坐在地下,双手撑着下巴凝视远方,久久地一动不动,对我的到来视而不见。他身旁的箩筐只有不到小半担的积雪,上面粘满了斑斑驳驳的泥巴柴屑之类的杂物。雪水从箩筐周边缓缓渗出。身后的雪人已经成为了一堆杂七杂八的乱雪,瘦小的手脚藏于其中,隐隐露出一点行迹来;只有两颗又大又圆的木炭,乌黑透亮,无声讲述曾经的往事。一缕一缕的清水,从雪里弥散开来,漫漫汇集,从五叔公的身边和屁股底下洇过,他却浑然不觉。尽管我呼唤着拉他起来,他也一动不动、一声不哼。我摸摸他的脸,我的手指一片冰凉,一阵寒冷瞬时漫过了我的全身。我把手搭在他的肩上,紧紧地靠着他,和他一起凝视远方;而远方,除了幕阜山的雄伟和清幽,山林田野,黄绿杂然,寂然无声,一片苍茫。
         第二年,因生计所迫,我随父母离开了家乡,迁移到了遥远的黄港。因为交通不便,等我几年后回到故乡时,我的五叔公已经魂归天庭,一抔黄土,静静沉寂漫长的忧伤。后来我从大人的嘴里知道了他的往事,他年轻时一表人才,家境较好,辞去一拨一拨前来说媒的亲友,独独喜欢上了街上一个回家赋闲的团长的小妾,二人偷偷来往。团长隐隐感觉到了以后,就一声不响带领妻儿远走他乡。直到听说团长小妾已死的消息,我的五叔公已经年近四十,才娶了一个寡妇为妻,但不久后她也离去,从此孑然一身。
          自那以后,每次看到雪,我就想起雪人、想起五叔公、还有那雪花飘飞的故乡。

                                   2013年5月

三   温 暖 的 雪

----怀念一个小队队长
雪是为了我们而来到人间的
烈焰腾腾的火炉
歌声嗡嗡的铜壶
麻子、菊花、茶叶腾起的清香
母亲抱柴加火、忙里忙外
人们围炉而坐
漫无边际地谈着白饭、薯丝和腊肉
三十多岁的小队队长周战胜敲门而来
我们欢天喜地,无不起立让座
他眉飞色舞地讲着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薛仁贵大战盖苏文
还有他自己常去砍柴的马咀岭,遇到胡须飘飘的神仙
在门前的河边激战乌龟精……
与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
一起编织着我们的童年

他从不摆队长的架子
每逢这样的雪夜
他成了我们祖屋二十多户人家的常客
他板着面孔,仔细询问每家过年的情况
就着炉火的光亮
将“回供粮”的表格改得一塌糊涂
然后手舞足蹈,伴随各种各样的怪脸和腔调
讲他知道的或者遇到的各种各样的趣事
邻家叔婆叔公伯娘伯父,也端着热气腾腾的浓茶
或座或站地拥挤在我家厨房
我们便要他空时带着我们
寻找被他打得落荒而逃的乌龟精
还有变成美丽姑娘的蛇精、燕子精和枫树精
还有马咀岭的神仙
他无不一一应承

他住在南面不到一里的李家咀
他所管辖的小队就我们两个祖屋一共五十来户人家
我们都叫他战胜,没有谁叫他周队长
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喜欢找他
每到春荒 
瓜菜、花草、荞麦、还有略微有点发烂的薯丝
让我们的饭桌香气袅袅
尽管上交了大量的公余粮
全队从没听说过哪家断粮
他当了很多年的队长
从没听说人们对他的不满
他每到一家,都会受到人们热情的接待
有次我们在河边
抓到一个偷小竹笋的“贼”
小贼身体瘦小、衣衫褴褛、簌簌发抖
扒满草屑的小头乱蓬蓬地低垂到了胸前
被我们得意地扭送到他的面前
他先是把那个小贼狠狠地骂了几句
一再表扬我们热爱公共财产
将小贼掰下的二十多根竹笋
作为奖赏分给我们,也留给小贼几支
他告诉我们要河对面的小队队长狠狠把他打上几棍
然后拉着小贼渐渐远去

吃过早饭,他如期而至
歪歪扭扭走在厚厚的雪地,像喝醉了一般
有时一跤摔在雪地里,鬼哭狼嚎
我们欢笑着一拥而上
手脚并用,吃力地拉他起来
有的孩子知道他是故意逗着我们
便把大大小小的雪团塞进他的嘴巴耳朵或者衣领
他便双眼一睁,哈哈大笑,抖落积雪
与我们一起堆着雪人、打着雪仗
扯来禾杆,烧起腾腾的大火
我们伸出冻得发紫的双手
在伴着浓烟的火焰上,来回伸缩
缠着他带我们寻找乌龟精
周身温暖如春

多年以来,很多年以来
我几次回乡找过队长
每次他都外出
前年再去找他
才知他已仙逝
我仰天长问:这样的队长怎么也会死亡

窗外雪花漫天
我呆坐办公室
儿时的火炉、雪野、山川、河流
以及许许多多的亲人和欢乐
都一起在窗外的积雪里纷纷冒出……
将来有一天,我老了
我们都会一一走到他们的身边
我们还会围着温暖的火炉
围聚在温暖的雪野
他还是我们的队长、也还是我们的亲人

2019年1月1日于 周战线
责任编辑:周战线

相关阅读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