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诗词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诗词 >

北漂诗篇|大枪:蒋胜之死

来源:未知 作者:大枪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1-16
摘要:大枪,本名杨翔,1976年12月出生。诗人,诗评人,籍贯江西九江修水,2002年定居北京,某企业行政总监。曾就读于南昌大学及鲁迅文学院,美术学士。现为《国际汉语诗歌》杂志执行主编,国际汉语诗歌协会副秘书长。感言:北漂是五十度灰。 蒋胜之死 大枪 告诉你,蒋胜,上帝从来没有赋予你过人之处 出生,成长,娶妻生子,一切都那么不动声色 就像提前拟好的剧目,完整得让人心痛,直到今天 你死得有些提前,女人脸上的霜猝不及防地晕开 一群水墨画在剧目里成群结队地行走,大幕升起 百鸟调试好背景音乐,死道不孤,经幡猎猎 你删掉
  大枪,本名杨翔,1976年12月出生。诗人,诗评人,籍贯江西九江修水,2002年定居北京,某企业行政总监。曾就读于南昌大学及鲁迅文学院,美术学士。现为《国际汉语诗歌》杂志执行主编,国际汉语诗歌协会副秘书长。感言:北漂是五十度灰。
蒋胜之死

大枪

告诉你,蒋胜,上帝从来没有赋予你过人之处
出生,成长,娶妻生子,一切都那么不动声色
就像提前拟好的剧目,完整得让人心痛,直到今天
你死得有些提前,女人脸上的霜猝不及防地晕开
一群水墨画在剧目里成群结队地行走,大幕升起
百鸟调试好背景音乐,死道不孤,经幡猎猎
你删掉舌头上入世多年的台词,开始涉足新途

一切源于宿命,哀乐声在老屋颓旧的床上分娩
这最后一声啼哭,沿着爬满墙根的童年溜了出去
并在每一个脚印内续上尿液,以此来标注过往
最后又回到床上来,这就是人生,一个圆
符合当下通俗写作规律,滥情,拖沓,饶舌
千剧一剧,你也得循章办事,活着的人里
谁都无法提供规避死亡的经验,人人都是胆怯的新生

你曾经放荡地把邓丽君摁在八十年代的墙上
仿佛魔怔于舌头的功能,你把每一句歌词抻长
下一个音符总是在上一个音符余音消失之后响起
你梦中抢过绣球,赤手猎虎,马踏京城
你把梦做得风生水起,可惜尘世网幛深厚
母逝妻离,弱子缠疴,黑暗在污渍的窗棂上散养狼蛛
打劫穿窗而过的月亮与五谷之香,这都是人世的劫数
众梦从月光树上齐齐跌落,世界止于你的鼻息
神说,天空有多么灰,你的日子就有多么灰

其实,一个时期你曾经君临天下,你的青春
让所有的庄稼开始怀孕,它们产下稗子
在南方,苹果树开满纸花,花瓣入土即遁
布谷鸟收起翅膀,在春天就已经鸣金收兵
日子由此老去,你开始忘情于盲人卦师的江湖
你把爻象反复拆解,像拆解儿时的翻绳游戏
整个过程尤为诡异,绳结们环环相扣
直取手指的咽喉,除了承受,你无法从中全身而退
游戏令人失望,黄土堵塞了所有咽喉的出口

蒋胜,你对旧秩序是抱有十分的留恋和敬意的
俚语,长发,失眠的夜灯,扬手飞出的水漂
都会唤醒你合上的双眼和身枷棺椁的灵魂
你把自己种植在8月的土壤里,那些破土而出的
山歌,小河,砍去头颅的稻茬,寡妇的花园
都是你的国语,项饰,战利品和规划幸福的版图
你渴望像一个土司一样封建且流氓地占领它们
每天在旺盛的土地上统领朝昏,放牧影子

对影子而言,热爱她是万物的恩幸,你也不例外
你从来没有今天这么恐惧,你想永久捉住她的脚踝
让她在你的桃花潭游泳,你狂执地想把她捉住
你从小喜欢下潭捉鱼,一个影子就是一条鱼
鱼的鳞片上贴有桃花,暧昧如旧时候的戏折子
生旦净丑,西皮二黄,每一场都是爱恨情仇
你从中能触摸到鱼鳞和桃花的质感,滑如青瓷
但就是无法捉住其一,潭里的黑暗涉世很深
鱼在黑暗里没有光,鱼鳞和桃花也没有光
它们的质感被黑暗吃掉了,这不是你的过错
在尘世,万物都是被黑暗分解和消化掉的

顿悟这一点真是不易,它减轻了你的不平和自卑
虽说布衣不同帝王,南方之橘不同北方之枳
但人终究是要作古的,你把作古写在石碑之上
从此挂出代表人世的印绶,不坐尘船,不问津渡
你开始领略到一个新视界的迷人与富足
比如一只蜻蜓落在水边的芦苇上,变成两只
它们勾尾相视,月亮带着诗集寻找朦胧与爱情
在众灯熄灭之后,从一个窗棂飞向另一个窗棂
这些都是小隐者的生活,夜莺歌唱,万物喘息
地上地下,万象所及,到处都是旁观者的风景

你从此专注于荒林山野,把空间和欲望留给人世
人世虽然文风鼎盛,却没有一行文字留给你
甚至小镇的爆竹,也只是为你作礼节性的颂辞
这就是人世对你的定性,人情轻薄,重不过纸
好在亲友们总是终审的负责者,他们按照风俗发送你
并且体面地装裱你的灵魂,让你在镜框里作最后的陈述
还会定期洒扫你的新居,朋友会偶尔造访你的老屋
而你坐在镜框里幸福,笑不出框,这种情形会持续很久
直到你跻身世祖之列,这足以告慰你忧郁而年轻的死亡

蒋胜,据说那里是上帝执政的国度,你应该适应新的属性
你素未经历过的正在发生,素未看到过的都是新鲜的
你应该学会藏起惊讶的眼神,那里没有疼痛和杀戮
没有雾霾和欺骗,百兽们头戴佛光,众花盛开于野
熏风得意,万物朝阳,冬天里的每一块草地都是春天的
在那里,连乌鸦的喉咙都不设禁区,到处是感官的盛宴
你还将自动位列星星的朝班,这个潜伏多年的夙愿
终于在彩云之上开花结果,从此,在若干个黑暗之夜
你虔诚而友好地看着我们,看着人世,无端发笑

编后:

  大枪投给《北漂诗篇》的是两首长诗,两首都好,我反复读了两遍,决定采用这首,《蒋胜之死》(于是另一首我就完全忘了,这就是诗的命运)。刚刚我又读了一遍,无论如何,蒋胜是留了下来,大枪在诗中写道,“人世虽然文风鼎盛,却没有一行文字留给你”,那是蒋胜生前。现在,大枪用一首诗给了蒋胜,连题目也给了蒋胜。这是大枪的仁慈(泰戈尔说,“让生者有不朽的爱,让死者有不朽的名”)。但如果我们能在死者未死之前就把想说的话告诉他/她、把想写的诗写给他/她,该有多好。蒋胜是怎么死的我们并不知道,大枪也没告诉我们,其实大枪想告诉我们的,是每一个平凡生命所该获得的人世的怀念。这是生者在向死者说心里话,在安抚死者,“你还将自动位列星星的朝班”。确实蒋胜是一个平凡的人,如果有什么与众不同我以为就是,“死得有些提前”,恰恰是这“提前”勾起了诗人对人生无常的感叹。是的这是一首因为生之不由自主而引发的哀歌,诗人在早夭的友人面前与死亡近距离相见,难免不哀伤而无助而绝望,全诗的气息就笼罩在这哀伤、无助和绝望中。这是这首诗能够牢牢笼罩着我们的神秘的情绪。一首好诗应该让读者在阅读时顿然摒弃周围的喧嚣和内心的杂乱,而沉静下来。《蒋胜之死》就有这种力量。
和大枪也是经常在北京能遇到的朋友,记忆中他是谭五昌老师的好助手,每次活动都帮着谭老师张罗,此外就对他所知不多。《北漂诗篇》的编辑让我得以读到这位被我曾经忽视的诗人的诗篇。因为《蒋胜之死》,我已把大枪列为我心目中的优秀诗人了。
安琪,2017-9-14

  《北漂诗篇》,师力斌,安琪,主编,中国言实出版社2017年。各大书店、网站有售。本书封面及内文版式设计:不识北。
责任编辑:大枪

上一篇:清晨,我站在高高的凤凰山巅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