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散文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散文 >

狗屠夫与狗

来源:古城旧梦 作者:陈夕琼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2-07
摘要:西边的太阳刚刚靠山,一阵凉风吹来,忽然闻到一股特别的香味。这香味分明是狗肉,是从邻居家的厨房里飘来,和小村袅袅升起的炊烟一道,弥漫着左邻右舍,既扑鼻又诱人。 在这一个紧挨一个的小山村里,每到过年的这几天,经常会有这种馋人的味道飘香。过年有好酒,但喝酒时不能没有狗肉。在这个天气寒冷的季节里,狗肉配白酒,不仅吃得过瘾,还会让你浑身热气腾腾。 闻到扑鼻的狗肉香味,不禁使我想起了许多往事,想到了已经作古多年的茶蔸叔来。 在我早年的记忆中,那时的茶蔸叔精瘦的个子,黝黑粗糙的皮肤,是一个说话粗声大气的人。他为人处世干
        西边的太阳刚刚靠山,一阵凉风吹来,忽然闻到一股特别的香味。这香味分明是狗肉,是从邻居家的厨房里飘来,和小村袅袅升起的炊烟一道,弥漫着左邻右舍,既扑鼻又诱人。
        在这一个紧挨一个的小山村里,每到过年的这几天,经常会有这种馋人的味道飘香。过年有好酒,但喝酒时不能没有狗肉。在这个天气寒冷的季节里,狗肉配白酒,不仅吃得过瘾,还会让你浑身热气腾腾。

        闻到扑鼻的狗肉香味,不禁使我想起了许多往事,想到了已经作古多年的“茶蔸”叔来。

        在我早年的记忆中,那时的“茶蔸”叔精瘦的个子,黝黑粗糙的皮肤,是一个说话粗声大气的人。他为人处世干脆利落,说一不二,性格总是硬梆梆的。

        也许可能是因为这些原因,村里人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茶树蔸”,而且长期以来都是这么习惯称呼他。我们这些晚辈,就都叫他“茶蔸”叔。

        “茶蔸”叔十分好酒,一日三餐都离不开这杯中之物,每天都喝得面红耳赤。至于他嗜酒到什么程度,就打一个比方吧,他下地去挖土,锄头上总会挂着一个酒壶,一路哼着小调。

        到了地里,他会把酒壶放到地的另一头边沿,然后回身这边举起锄头朝那头奋力挖去,一到尽头就会拿起酒壶“咕咕”大喝上几口。如此反复往返,一壶白酒喝光时,一块很大的地也就挖完了。

         早年农村人喝的酒,大都是自酿的。所以每年庄稼收成之后,“茶蔸”叔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蒸上几灶白酒。他家厅堂的一角,摆放着几个很大的酒坛,长年累月,从没有听他说过这些酒罐见过底。

        大凡喜欢喝酒的人,都少不了要炒点什么下酒菜。而“茶蔸”叔最喜好的下酒菜,当属狗肉了。

       在那个物质贫匮的年头,除了逢年过节,乡村人家平时很少能吃到猪肉。那时农村人养猪都是有限量的,而且还有上购任务,所以许多人家,都会养上一至两条狗,一到年底,村里就会常听到宰狗的哀嚎声。

        “茶蔸”叔喜好狗肉,他自然也成了村里养狗最多的人。每年他家的院子里,黄的黑的白的,一养就是好几条。这么多的狗,既不是为了看家护院,也不是要用它出售卖钱,只是一宗:吃。有时兴趣来了,就宰一条下酒。

        狗肉是最好的下酒菜,这是“茶蔸”叔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说,狗肉不仅味道好,还大补,不过吃这东西啊,是有季节的,只有霜降过后吃,才会大有补性。他还说,烧狗必须要用稻秆,这样的狗肉才会吃得更有香味。

        “茶蔸”叔不仅喜欢吃狗肉,而且对宰狗还很有拿手。所以在左村右邻里他还有另外一个绰号叫“狗屠夫”。到了年底,村里不少养有狗的人家,都会请他去宰杀。虽然这种行当没有什么报酬,每次只能挣到一顿狗肉吃。

       说来也奇怪,许多凶猛的狗,见到生人时就会穷追狂吠,可是只要“茶蔸”叔一出现,再厉害的狗也会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走开。故此村里有不少人常会笑着说:“茶蔸”叔这付相貌,在狗眼里,都看得出他就是一个屠夫。

         说到“茶蔸”叔宰狗,有一件事让我记忆深刻。

        还是童年时候,村里有一户人家养了一条极为凶猛的大狗。因为这条狗经常伤及路人,搞得主人不得不在路口的一棵枇杷树下放上多根木棒,并挂上一块木牌,上面写着提醒过路者请拿上一根木棒,路过他家时好防备狗咬。

        后来,被此事弄得不胜其烦的这户人家,决定把狗宰掉。于是就请去了“茶蔸”叔。

        在这家的屋场里,大狗趴在地上,一双凶眼瞪着“茶蔸”叔直喘粗气。而“茶蔸”叔呢,似乎若无其事地站在不远处,轻轻地咂着嘴巴,右脚掌一起一伏地颠动着,左手的几个指头朝狗一伸一弯,好像在示意着什么。

        稍刻,奇怪的事情出现了,只见那条伏着的狼一般的大狗站起了身。它慢慢地朝“茶蔸”叔走了过来,随后温顺地伏在了他的身边。

        “茶蔸”叔蹲下身,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它的头。而狗竟一动不动,似乎在尽情地享受着这种爱抚。就在这一瞬间,“茶蔸”叔迅速拿起地上一条事先就打好了活结的绳子,飞快地套到了这狗的头上,然后急转身一提,一下把狗挂到了旁边的一棵树上......

         这些连贯动作,让旁人无不啧啧称奇。“茶蔸”叔确实无愧于狗屠夫这个称号。

        “茶蔸”叔一生宰了多少条狗,又吃了多少条狗,恐怕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从他年轻时买的第一条母狗开始,几十年来,他自家吃的狗肉都是这条母狗的子孙。当别人开玩笑叫他多积德少作孽时,他总是憨笑着回答:狗嘛这种畜生,味道实在是太好了!养上它就是给人吃的。

        没想到,“茶蔸”叔一生中最大的爱好连成他确认的理儿,在他六十五岁那年,被一件突发的事件彻底改变了。

        那是这年初秋的一天,“茶蔸”叔在自家地里采摘玉米,他家养的那条大黑狗也摇着尾巴跟在身边。正忙间,他突然听到大黑狗猛嚎一声,并纵身向前一跃。

        他一惊回过神来,这才发现,离他不到两米远的地方,一条眼镜蛇朝他这边竖起半截长的身子,嘴里吐着信子发出嘶嘶的响声。而这一切,专注干活的“茶蔸”叔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一时间,狗咬住了蛇,蛇缠紧着狗,玉米地里展开了激烈的狗蛇大战。不大一会儿定了输赢,蛇被狗拦腰咬成两截,而狗可能也被眼镜蛇咬伤中了毒,趴在地里一动不动,只是吐着舌头直喘粗气。

        “茶蔸”叔站在一旁看得发呆,内心受到深深的感触。经过这件事情,他似乎有了许多感悟。后来聊起这事时,他总会面露愧色,说:这条大黑狗啊,我吃了它几十辈的先祖,最终倒过头来,它反而救了我一命。

        他说,想着做人太惭愧,大半辈子作的孽太多了。这狗啊,是最有灵性的畜生,以后我们切莫去伤害它!

        从这以后,“茶蔸”叔再也不去帮别人家宰狗,自己也不再吃狗肉了。后来,他的这条大黑狗被救活了,被他照顾得如同心肝宝贝,养得油光毛亮。

        这以后的日子,无论是下地干活还是出门有事,他总是把它带在身边。几年后,大黑狗死了,他还把它埋在自家的墓地里,并从此再没养狗。

         如今,村里还有不少人喜欢吃狗肉。不过在物质生活应有尽有的今天,人们过年时宰一条家养的狗,只是为餐桌上增添一道美味的下酒菜罢了。

【古城旧梦】出品
微信号:gcjm888888                    

      陈锡勤:男,笔名陈夕琼,江西修水上杭人,曾在全国多家报刊和平台发表过小说、散文、诗歌等多类文章。
责任编辑:陈夕琼

上一篇:过 年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赣ICP备09008563号-2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9008563号-2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