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散文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散文 >

乡间戏班

来源:古城旧梦 作者:谢金彪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9-09
摘要:家乡有个属汉剧的戏班,早年间,唱红了赣西北的村村寨寨,唱响了乡间的山山水水。如今,戏班早就散伙了。老师傅麻子熊、大师兄红脸洪、二师兄黑脸侯,一个个相继离开人世。 那些年,腊月刚过,老师傅麻子熊就带上戏班,南来北往,飘泊在外,饱受旅途艰辛和劳顿。但只要化妆登上戏台,生、旦、净、末、丑,个个都沉浸在戏中的喜怒哀乐中,飘泊的艰辛这时变得无影无踪了。 记得当时我父亲是演旦角的,别人称他青衣狐。在唢呐、喇叭声中,父亲水袖一甩,娇滴滴一声相公的唱词,带着多少的温柔和体贴,一个娇媚的女子跃然舞台。 在这样的时刻,我眼中
        家乡有个属汉剧的戏班,早年间,唱红了赣西北的村村寨寨,唱响了乡间的山山水水。如今,戏班早就散伙了。老师傅麻子熊、大师兄红脸洪、二师兄黑脸侯,一个个相继离开人世。
        那些年,腊月刚过,老师傅麻子熊就带上戏班,南来北往,飘泊在外,饱受旅途艰辛和劳顿。但只要化妆登上戏台,生、旦、净、末、丑,个个都沉浸在戏中的喜怒哀乐中,飘泊的艰辛这时变得无影无踪了。

        记得当时我父亲是演“旦”角的,别人称他“青衣狐”。在唢呐、喇叭声中,父亲水袖一甩,娇滴滴一声“相公”的唱词,带着多少的温柔和体贴,一个娇媚的女子跃然舞台。

       在这样的时刻,我眼中父亲就不再是父亲了,而成了他人的母亲。一台“穆桂英挂帅”唱下来,父亲这只青衣狐在家乡就小有名气。

       还有一位扮“丑”的牛皮镜秋,人们都叫他“丑角秋”。一场“打铜锣补锅”的大戏演完,总是撩逗得山里的妹子脸红心跳。后来,这些脸红心跳的山妹中,就有一位漂亮的姑娘成了丑角秋的老婆。

        我从戏班演员那得知,每次外出唱戏,旅途都充满神秘色彩。每当听完丑角秋绘声绘色的讲述后,总是给我留下不尽遗憾和向往。

       我渴望快快长大,长大了我也要进戏班,成为一个叫“花脸彪”或其它叫“什么虎”的角色。那时,我就能亲历神秘的传奇了。

       我十二岁那年,母亲离开了我们。也就在这年,父亲决定带我去闯闯。于是,在那短短十来天,我成了戏台上一个背书笼的小书童,踩着“冬冬”鼓点,跟着梁山伯走进书院去。可是,老师傅麻子熊还没来得及给我取艺名,我就永远离开了戏班。

        那天,戏班来到赣西北一个叫崇河的山乡演出。在“五帝殿”的戏台上拉开了场子,鼓乐声中,九岭十八沟的山民都赶来了。

        破旧的戏台,楼板都朽烂了,可是,在这些走南闯北的戏班眼中算不了什么,只有我感觉小腿在颤。我小心翼翼站在戏台一角,只见丑角秋飞步跃上台来,楼下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阵阵喝彩声中,蹦跳得越来越欢的丑角秋一脚踩空,摔到台下。在观众还没回过神来时,丑角秋一个跟斗翻上台去。台下一片叫好,还以为这是戏中一个场景。

        丑角秋的脚崴了,等戏演完进入后台时,他就坐在地上,龇牙咧嘴抱着又红又肿的脚站不起来了。

        下午,丑角秋上不了戏台,于是,取消了两个剧目,演出也就早早收场了。闲着没事,大家都和丑角秋在戏台前调笑,说他看姑娘看花了眼。

        丑角秋笑了笑说,要是当时有位姑娘给他揉揉脚,下午再破的戏台,他也会冒着摔跟斗的风险上台演戏,尽管腿脚疼痛。

         谈笑间,二师兄黑脸侯跳到戏院中间。大手一挥,乌黑着发亮的脸,向天打了个响亮的“喷嚏”,然后朗声说:“吾乃北山乌梢大王,给丑角小儿捏脚来也。”

         说完,一阵手舞足蹈,然后蛇行般地滑向丑角秋。丑角秋见状,脸色瞬间煞白,哆嗦着往人身后躲藏。

        正在这时,大师兄红脸洪“呔!”地一声吆喝站起来说:“五帝圣君在此,休碰吾弟子”。二师兄停下滑步,转身就走。大师兄又大喝一声“哪里逃”,接着追过去。

        接下来,大师兄和二师兄两人一个在追,一个在逃,忽儿戏台上,忽儿戏台下,斤斗、滑步、跪步、碎步……样样表演技艺都用上了,就象像在扮演排练一场武戏。

       看到这样精彩的场面,我高兴极了,一边拍手,一边合着他们时快时慢步子有节奏地叫着:锵…锵…锵…。父亲一把把我拉到身边,用手掌掩着我的嘴。我感到莫名其妙,看着父亲。父亲轻轻地说:别做声。我又看看其他人,都是一脸严肃。

         大师兄终于逮住了二师兄。两人没来得及交手打斗,就一齐栽倒在戏台上,不省人事了……当醒过来看到身边围着许多人,他俩齐声问:发生了什么事?

        在大师兄追赶二师兄的整个过程中,我发现老师傅麻子熊始终闭着眼睛躺在摇椅上,一副不闻不问的样子。后来,别人告诉我,两位师兄是神灵附体,在演娱神的老戏。

        由于有了这场娱神的老戏,散去多时的观众又聚集到五帝殿。山民们没有太多的惊奇,说他们这里常发生神鬼显灵的事。但使他们也感到神奇的是这次神灵降临,竟在戏台上演起了大戏。

        那夜醒来,我清楚地听到隔壁戏楼上钟鼓齐鸣、喊声阵阵。当时我想,莫非又在演娱神老戏。于是,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赶到戏台前。

        果真,戏台上几个高大英武的大花脸,穿着鲜艳的战袍,刀光剑影在台上舞动。戏台前,除了我,没有一个观众……

         父亲后来对我说,那夜他醒来时,发现我不在身边。擦根火柴点上油灯一看,还是没找到人。于是,他惊慌失措,叫醒戏班所有的人。

        一群人打着灯笼屋里屋外慌乱地寻找,后来在戏台前的石椅上找到我。当时,我昏睡不醒,不时在梦中叫着:“冬锵冬锵冬冬锵……”

        都说我受了惊风,得赶紧治疗。由于不通车,也没找到马,于是,父亲连夜租一条渔船,顺着水路把我送到山外的医院去。

        渔船载着父子俩,顺着崇河缓缓而下。途中,渔船和在山外驮货归来的马帮擦肩而过。马帮从河边山脚的小道溯流而上,那悠扬悦耳的马铃声便在山道上回响。

        当时,我正在做梦,梦中,我看见一白脸书生,穿着一袭白袍,骑着一匹白马,一路铃声向我奔来……一激灵,我就醒来了。

       醒来时,我睡在父亲怀中,河水静静在流畅,两岸青山夹水,影影幢幢。

        在渐行渐远的马铃声中,我仍沉浸在大戏里,戏中,父亲抱着儿子正在渡天河,他们要去河那边和母亲相会。蒙胧中,儿子看到一河梦幻伴着一河星光在摇曳……












【古城旧梦v】出品
微信号:gcjm888888                         

       谢金彪:男,江西修水人,《古城旧梦》微信公众号特约作者。1970年9月出生, 2000年7月入党,中共九江市第十一次代表大会代表,省劳模,市直“创绩先锋”,省作家协会会员,市文联委员,本科学历,高级会计师。在国家、省、市各级报刊杂志等媒体发表大量调研文章、文学作品、新闻通讯稿件。

       1990年修水师范毕业后,先后在乡镇中、小学任教,曾在乡镇财政所、县财政局、市财政局、省财政厅工作。2011年4月份通过竞岗任市财政局房改资金管理所副所长;2015年12月份任市财政局房改资金管理所书记,现兼市财政局工会主席。2016年后,多次抽调参加市委巡察工作。  
责任编辑:谢金彪

相关阅读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