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散文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散文 >

一声“姑娌”一生情

来源:古城旧梦 作者:周绍华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2-05
摘要:那天出门,走在大街上,一少妇突然喊道:姑娌。我毫不思索地应道:哎。少妇回过头来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我也是尴尬不已。原来少妇是在叫她身后的女儿。 对呀,她在叫她女儿,你一个几十岁的大男人回应什么呢? 说来真是冤枉,我娘生我时已经是第5胎了。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都因做麻疹发高烧而夭折,生下我后,生怕又会夭折,于是请来高人,给我起了个 姑娌 的乳名。 乡下人为了祈祷孩子能平安成人,除了给孩子取上大号外,一般还给孩子起一些什么花呀叫化毛姑狗伢牛伢姑娌姨婆等等的外号。说是烂贱,好养活,能顺利长大成人。 殊不知,这个姑娌
       那天出门,走在大街上,一少妇突然喊道:“姑娌”。我毫不思索地应道:“哎”。少妇回过头来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我也是尴尬不已。原来少妇是在叫她身后的女儿。

       对呀,她在叫她女儿,你一个几十岁的大男人回应什么呢?
  
      说来真是冤枉,我娘生我时已经是第5胎了。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都因“做麻疹”发高烧而夭折,生下我后,生怕又会夭折,于是请来高人,给我起了个 “姑娌” 的乳名。

       乡下人为了祈祷孩子能平安成人,除了给孩子取上大号外,一般还给孩子起一些什么“花呀”“叫化”“毛姑”“狗伢”“牛伢”“姑娌”“姨婆”等等的外号。说是“烂贱”,好养活,能顺利长大成人。
       
        殊不知,这个“姑娌”的外号给我带来多少的麻烦。“你哪像个姑娌,分明是一个大老爷们。”从小到大,这是我听得最多的质疑。也是,没有姑娌的羞羞答答,没有姑娌的娇弱矜持,没有姑娌的担心受怕。哪像一个姑娌。

       我可以为了那一分钱去买到两个“鸡屎糖”,围着晒谷场滚一个圈,在晒谷的婶婶们的笑声中还屁颠屁颠去伙伴中炫耀;我可以光着屁股被老爸追着跑,不顾危险到修河里去游泳;我可以傻乎乎地不顾其他人异样的眼神,抱着一大把野山果脏兮兮地站教室门前叫“报告”……这哪像个姑娌哟!
      
      姑娌这顶“花帽子”我一戴就是60年。父母叫,长辈叫,同辈叫。甚至晚辈也来一句“姑娌大伯,姑娌叔叔”的,你说这叫什么呀?

       2012年我亲婶婶生病时,对身边一个人说:“赶紧帮我打个电话把我姑娌叫来。”待我赶到时,那人盯着我莫名其妙好一阵发愣。
    
       如今我退休了,虽然直呼我“姑娌”的人少了,可是发小们在一起聊天时,他们可顾不得那么多,总要时不时地来一句“嗯各答死姑娌”,弄得大家哈哈大笑。
      
       姑娌,这称呼虽然与我这“带把”的身份不相吻合,虽然常常会引起不大不小的误会,但每当一听到“姑娌”二字时,我会神经质地立刻反应。待回过神来后,我便沉浸在父母、亲人的关爱里,沉浸在朋友们戏侃的快乐中,沉浸在浓浓的乡情里。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尽”否?“干”否?我不知道。但在三尺讲台上一站就是40年。40年呐,从姑娌到老师,我都为自己的韧劲而惊讶。
       
       在义宁这片热土上,我没有什么辉煌,却留下了一生的眷恋。带着“姑娌”的外号和人民教师的称呼,黄田里,洪坑源,走马岗,吴都,岗上,良塘,二小,一路走来,多少风雨与喜悦,多少耕耘与收获,多少回首与留恋。
      
       不谈什么灯光下批改作业,讲台上口若悬河,事业上競競业业。我只记得,初上讲台时,为了克服口吃的毛病,早晚对着墙壁用修水普通话读《毛泽东选集》的蛮劲;为了生活,一边教书,一边耕种十亩三分田的清苦;为了工作,一边骑自行车,一边啃馒头赶时间的辛劳;为了提高业务能力,加班加点累了爬在办公桌上睡觉的敬业……

      30多年前,邻居罗伯福老人的一句“姑娌,你现在是手握红朱,教化万民的人了哦”的善意忠告,常常激励着我不知疲倦,兢兢业业,无畏前行。

       我老爸曾说过:“姑娌,世上的手艺只有三般好,教书、郎中和剃脑。哪个朝代都要的,而长远的手艺,就是教书。”我总要佩服先父。如今我已退休回归故里,不愁吃穿,情倾山水,颐养天年,多好哦。

      试想,如果不教书,做生意亏老本了呢?从政当官犯错误了呢?
       
       正因为我胸无大志,具有祖宗遗传下来的农民善良朴实的良好基因,才在“乏味”的三尺讲台上“苦苦”坚守了40年。才博得了一个不浪漫,却很富有的称谓:“姑娌”。周老师。

       退休了,赋闲在家。虽然我的心还牵挂着我的工作单位,我的同仁,我的学生。可我总不能天天往学校跑吧?更不能老是坐在麻将桌上吧?写写东西,下下象棋,骑骑单车,吹吹牛皮……便成为了我生活的主打。
    
       特别是骑行自行车,令人心动哦!每天骑行三,四十公里,既锻炼了身体,打发了时光;又玩于山水之间,乐于美景之中,其惬意之甚就不用提了。

       家里的小车基本上不开,还省了许多油钱。特别是自从加入了“狼行千里”微信群后,和驴友们一天骑行个百把公里,洗一个澡,睡上一觉,先前的腰酸背痛好多了。真乃一举数得哦。

       尤其值得我高兴的是:我又得了一个我不曾想,也不敢想,却自以为值得嘚瑟的雅号:“周哥”。

       一声“周哥”,我就成山寨之徒,或是梁山好汉了。嘻嘻,还真乐在其中了!
  
       从姑娌到老师,从老师到周哥,是我生命旅途中一次次角色的转换;是我生活中一个永不褪色的链接;是我生命里一条眷恋的绚丽多彩的轨迹。没有太多芳华的点缀,却是极为朴实的铺垫。无论世人怎样评说,我都为我的姑娌一一老师一一周哥,自豪!
   
【古城旧梦】出品
微信号:gcjm888888                    
  
     周绍华:网名西安里人,江西修水人。男,1958年生,大专文化,一生从事教育事业。酷爱文学,书法,骑行与中国象棋。常在文字游戏中行走,虽无建树,却也自娱自乐,正在为自己拥有一点草根文人的形象而艰难耕耘。
责任编辑:周绍华

上一篇:行走在山谷公园里

下一篇:依依墟里烟

相关阅读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