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散文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散文 >

乌 鸦

来源:修水网 作者:徐天安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9-27
摘要: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我们曾经随处可见的乌鸦已经有很长时间不见了踪影。也许是我的活动范围较小,在我的记忆中,至少有三十多年没见到乌鸦了。它们究竟去了哪里?难道濒临灭绝了吗? 乌鸦,俗名老鸦,绝大部分种类从头到脚都是黑色,嘴大,喜欢鸣叫,性情凶猛,叫声凄
  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我们曾经随处可见的乌鸦已经有很长时间不见了踪影。也许是我的活动范围较小,在我的记忆中,至少有三十多年没见到乌鸦了。它们究竟去了哪里?难道濒临灭绝了吗?
     
  乌鸦,俗名老鸦,绝大部分种类从头到脚都是黑色,嘴大,喜欢鸣叫,性情凶猛,叫声凄厉。常成群结队且飞且鸣,以谷物、果实、昆虫及腐肉为食物,喜群栖,但多数种类不集群营巢,每对配偶通常各自筑巢于树的高枝上。据统计,乌鸦共有36种,分布几乎遍及全球。

  我们一提起乌鸦,心头就会对它有一种厌恶的感觉。它形象不雅,通身乌黑,歌声不美,声音沙哑。它没有喜鹊漂亮,不如燕子活泼,没有黄莺优美的歌喉,不如鹦鹉乖巧的灵性。在中国古代的一些巫书中,乌鸦常常代表着死亡、恐惧和厄运,甚至连它的叫声也被当作是不祥之兆。人们早上出门时,要是第一眼看见乌鸦,尤其是第一耳听到乌鸦叫唤,就担心出门办事不利。要是有人说担忧的话,就会被指责是“乌鸦嘴”。记得我小时候读过的小学课本上就有“天下乌鸦一般黑,世上地主一样狠”的话。
  
  乌鸦为何会被视为不祥之物呢?相传春秋时,鲁国有个能听懂鸟音的人,名叫公冶长,贫而闲居,无以为食。某天有老鸦飞临他家,叫道:“公冶长,公冶长,南山有只大绵羊,你吃肉,我吃肠。”公冶长听后寻到山里,果得一只无主的大羊,食之有余。后失主追踪而至,竟诬公冶长偷羊,讼之鲁君,鲁君不信鸟语,便将公冶长逮捕入狱(明田艺衡《留青日札》卷三一)。公冶长因此蒙受不白之冤。人们为他鸣报不平,认为是那只老鸦为公冶长招来了灾祸。从此,乌鸦就被视为招灾引祸的不祥之鸟。唐代段成式在《酋阳杂俎》说“乌鸦地上无好音”,而迷信的人对这些深信不疑。于是,便有了乌合之众、乌鸦嘴、乌鸦叫,灾难到等说法, 总之,在人类关系密切的鸟类中,乌鸦的名声很不好.

  其实,人们对乌鸦的看法是非常片面的,不准确的。根据科学家的研究发现,从某种程度上说,乌鸦还是一种益鸟。它杂食谷类、昆虫等,虽然对农作物有危害,但它同时也吃耕地上的害虫,对农作物也有一定的益处。此外,乌鸦特别喜食腐肉和农业垃圾,能消除动物尸体,是大自然的清道夫,对净化环境有很大的帮助。可谓功大于过。

  事实上,有更多的典籍表明乌鸦是吉祥鸟、报喜鸟。早在商朝,就有“乌鸦报喜,始有周兴”的历史传说。此类说法在《淮南子》、《左传》、《史记》中皆有记载。唐代诗人张籍的《乌夜啼引》这样写道:

   秦鸟嘀哑哑,夜啼长安吏人家。
   吏人得罪囚在狱,倾家荡产将自赎。
   少妇起听夜啼乌,知是官家有赦书。
   下床心喜不成寐,未明上堂贺舅姑。
   少妇语啼乌,汝啼慎勿虚。
   借汝庭树作高巢,年年不令伤汝雏。
  
  可见,乌鸦报喜在当时已是众人公认的事实。我国东北的土著先民不仅把乌鸦看作是报喜鸟,还把它当作保护神。另有资料记载:过去,凡是上武当山朝圣的人,都要带着小米或包谷之类的食物站在南岩神道上,一边把食物撒向万丈悬崖,一边亲切地呼喊“乌鸦乌鸦,快来接食!”于是,成群结队的乌鸦便会应声而至,张开翅膀鸣叫,并从空中衔走食物,朝圣的人认为这是吉祥之兆。这便是武当山著名的动物八景之一“乌鸦接食”。这一带也因此得名“乌鸦岭”,岭北还建有乌鸦庙,庙里常年香火不断。

  美国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动物行为专家路易斯.莱菲伯弗尔研究发现,乌鸦是人类以外具有第一流智商的动物。“乌鸦喝水”的故事就说明乌鸦的思维非常灵巧,乌鸦往瓶子里填石子取水的做法,完全有着人类一样的智慧。有一则这样的故事:在悬崖上,一位生物学家试图接近一个乌鸦巢,这时,一对乌鸦夫妇站在悬崖顶端,不断用嘴将小块的碎石往下拱,它们是想用碎石攻击敌人,保护自己的鸟巢。乌鸦看到狗在吃东西,往往会有几只飞去啄狗的屁股,待狗反身攻击时,另外几只即迅速将它放下的食物抢走。很多事例说明,乌鸦是一种很有智慧的动物。有人将乌鸦称为“鸟中诸葛”。

  乌鸦还是鸟类中最懂得孝敬父母的慈孝之鸟。“乌鸦反哺” 这个成语很多人知道。《本草纲目•禽•慈鸟》中记载:此鸟初生,母哺六十日,长则反哺六十日,可谓慈孝矣。”意思是说,乌鸦这种鸟刚出生时,父母哺养了它六十天,长大后,等到它们的父母老了,病了而无法觅食时,小乌鸦便四处觅食反过来喂养它们的父母。可算是非常慈孝的鸟啊!李密在《陈情表》中说:“臣密今年四十有四,祖母刘,今年九十有六,是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而报刘之日短也。乌鸟私情,愿乞终养。”正是其中的“乌鸟私情,愿乞终养”,使这篇《陈情表》成为了千古传颂的名文。在儒家经典中,有很多文章提到了“乌鸦反哺”的词语。
      
  在中国古代,乌鸦也是经常入诗的。其中人们最熟悉的有唐代张继的“月落乌啼霜满天”、元代马致远的“枯藤老树昏鸦”等名句。《清商西曲》中也有《乌夜啼》一诗。而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慈乌夜啼》,更是讴歌了乌鸦反哺,针砭世态,抨击人间不孝者,很值得大家一读:
   慈乌失其母,哑哑吐哀音。
   昼夜不飞去,经年守故林。
   声中如告诉,未尽反哺心。
   百鸟岂无母,尔独哀怨深。
   应是母慈重,使尔悲不任。
   昔有吴起者,母殁丧不临。
   嗟哉斯徒辈,其心不如禽。
   慈乌复慈乌,鸟中之曾参。
     
  乌鸦还是所有生物中最钟情的动物。它们不仅是“一夫一妻制”,而且对爱情忠贞不二,特别是当一方死去,另一方也会因悲痛而死。只是因为乌鸦的外表不及鸳鸯美丽而被人们忽视。
     
  然而,就是这样一种优点远多于缺点的鸟类,却一直被人们误解和歧视,甚至还背上了不少臭名声。更可悲的是,因其伤害农作物引起人类对它们肆意捕杀,特别是在发明和大量使用农药后,人们为了防止乌鸦毁坏秧苗等农作物,曾经大量将钾氯磷等农药拌的谷物撒到庄稼地里,致使很多乌鸦中毒死亡。加之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导致这种几乎遍布全球的普通常见的鸟大量减少,以至于像现在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前不久,我在一偏僻乡镇的朋友家玩时,耳旁突然隐约传来乌鸦的啼叫声,这久违而又熟悉的声音顿时让我喜出望外。我侧耳倾听,并仔细观察,发现这声音来自朋友屋后的大山岭上。尽管它们为数不多,也不敢靠近人们的居所,但我还是感到异常兴奋,至少确认它们并没有完全灭绝。这真是一件大好事,我相信随着人类文明程度的不断提高,大家一定能彻底消除对乌鸦的偏见,并能与之和谐相处。为了记下当时的心情,我写下了这样一首绝句:
    
  久绝鸦踪迹,忽闻山岭啼。
   今人无歹意,可向屋边栖。

  后来,我又写了下面这首《乌鸦》诗: 
体黑声凄貌不扬,预言凶吉岂寻常。
填瓶取水羞鹦鹉,哺母知恩笑凤凰。
未必齐眉人独有,须知笃爱鸟犹强。
但期世俗消偏见,浴火重生莫再伤。

责任编辑:徐天安

上一篇:旧事物

下一篇:山里见闻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