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散文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散文 >

远去的榨油坊

来源:修水网 作者:杨廷丰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9-02
摘要:秋冬农闲时节,祠堂旁边的榨油坊热闹非凡,奶奶经常带着我到那儿烤火、聊天。 碾槽里那热乎乎的茶米粉特别香,我不明白这么香的东西怎么不能吃?忍不住抓一把放到鼻子底下嗅嗅,换来的是连续几天鼻涕不断,鼻子头都擦红了。慢慢地,我对牛力碾茶米很感兴趣。有一次,我站在碾盘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牛那碾槽,身后的师傅双手一挥,将我抛到了碾盘上的木板上。木板上坐着一个懒洋洋的赶碾人,他教我如何吆喝赶牛走,如何吆喝止住牛,我兴致勃勃地学着赶起来。看我赶得起劲,赶碾人跳下木板,径直去灶前烤火,留下我一个人跟着牛和转盘转。转啊转,转啊
  秋冬农闲时节,祠堂旁边的榨油坊热闹非凡,奶奶经常带着我到那儿烤火、聊天。

  碾槽里那热乎乎的茶米粉特别香,我不明白这么香的东西怎么不能吃?忍不住抓一把放到鼻子底下嗅嗅,换来的是连续几天鼻涕不断,鼻子头都擦红了。慢慢地,我对牛力碾茶米很感兴趣。有一次,我站在碾盘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牛那碾槽,身后的师傅双手一挥,将我抛到了碾盘上的木板上。木板上坐着一个懒洋洋的赶碾人,他教我如何吆喝赶牛走,如何吆喝止住牛,我兴致勃勃地学着赶起来。看我赶得起劲,赶碾人跳下木板,径直去灶前烤火,留下我一个人跟着牛和转盘转。转啊转,转啊转,牛的前方没有尽头,我感到索然无味。夜深了,我的上眼皮不住地往下掉,后来我干脆躺在木板上,隔三差五挥挥鞭子。直到一阵纷拥而来的脚步声和大喝声传来,惊醒过来的我才发现自己躺在了奶奶怀里……第二天,奶奶告诉我,昨夜我睡着滚下碾盘,要不是师傅们来得快喝住牛,后果不堪设想。从那之后,奶奶再也不让我上碾盘赶牛。

  茶米要榨出油,五道工序不可少:炒籽、碾籽、蒸粉、上箍、榨油。炒籽大多由主家来做,榨油坊的师傅们掌握火候;碾籽由牛力完成;蒸粉、上箍是个技术活,控制不好会影响出油量,这项工作一般由常叔公来做。碾好的茶米粉用斗装好,放到灶上大火蒸熟,然后倒在灶前铺好的稻草上,稻草周围用铁箍箍住,常叔公手扶拉手,赤脚将茶米粉踩实,将侧边正立的稻草压倒,形成一个稻草罩面、铁箍围边的“大油饼”,常叔公将“大油饼”正立在油榨里,接着做下一个。

  做完“油饼”,接下来就是榨油。负责榨油的师傅们个个精壮,他们裸露着上身,胸前的肌肉鼓得如同两座小山包,显得很有力气。油榨里上满铁箍油饼,插好硬木楔子,师傅们开始榨油了。在最前头,头系红带的领头汉子抱着油撞头掌握方向;吊着的长油撞中间两边,各站有两个人,后面一个握住撞尾。他们退后几步,然后领头的汉子大喊一声,抱着油撞头急速往前冲,趁着惯性后面的汉子紧跟着向前。他们步伐协调,动作一致。当油撞头撞上硬木时,汉子们整齐低沉的吐气声和响亮的撞击声一瞬间同时爆发出来,地动山摇。“嗨—嘭—,嗨—嘭—”在这两种声音里,硬木把铁箍油饼挤得越来越紧,黏稠发亮的茶油从稻草间涔涔地溢出,汇流进油榨下的大木盆里。我远远地站着看着,被惊得目瞪口呆。

  在杨家祠堂住了三年后,我跟着爷爷奶奶搬回老屋生活,榨油坊淡出了我的生活。再后来,省时省力的榨油机器出现了,费时费工的旧榨油坊失去了往日的市场;为谋生计,师傅们也各奔东西。

  而在我的心里,逐渐远去的乡村榨油坊依然茶油飘香……

  2017年9月2日夜

  作者:修水县义宁镇第二小学丽景湾校区教师 杨廷丰
责任编辑:杨廷丰

上一篇:我的二胡情

下一篇:龟是乌的

相关阅读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