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记实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记实 >

抗洪记

来源:修水网 作者:徐春林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7-10
摘要:2017年6月23日。 白花花的大雨从早上开始,持续一周未停 深邃的天穹上,万箭凌厉着大地。我老家溪口镇上庄的降雨量就达343.3毫米,创历史纪录。 静谧的修河咆哮起来。市民们站在修水县城宁红大桥上暗祷苍天,这是1999年修建的大桥,是贯通城南和城北的主动脉。北头的马家洲公园骤然成了汪洋,南边的沿江大道已岌岌可危。水会淹城吗?这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过的如此大洪水。父亲皱着眉头说。 一 洪水暴发后,我整夜失眠。这些天太忙,身体有些透支,头上像是被什么东西罩着。 前些日子,我感觉右下肋处有些疼痛。去医院做
  2017年6月23日。

  白花花的大雨从早上开始,持续一周未停

  深邃的天穹上,万箭凌厉着大地。我老家溪口镇上庄的降雨量就达343.3毫米,创历史纪录。

  静谧的修河咆哮起来。市民们站在修水县城宁红大桥上暗祷苍天,这是1999年修建的大桥,是贯通城南和城北的主动脉。北头的马家洲公园骤然成了汪洋,南边的沿江大道已岌岌可危。水会淹城吗?“这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过的如此大洪水。”父亲皱着眉头说。



  洪水暴发后,我整夜失眠。这些天太忙,身体有些透支,头上像是被什么东西罩着。

  前些日子,我感觉右下肋处有些疼痛。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给我开了点药,说吃完后到医院复查,并叮嘱一定要好好休息。

  药才吃到一半,修水的洪灾爆发了。23日凌晨4点,我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是新闻部主任的电话,说杭口镇发生严重灾情,三名干部被洪水冲走,要我立即赶赴现场。一路是泥泞,一路是障碍。车不能通行,我卷起裤腿,在满是淤泥的路上踽踽独步。

  赶到事发地点的时候,九江市武警支队的官兵和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也赶来了。“你看,皮卡车在那。”一片汪洋的水,皮卡车被活埋。只剩一个红色的喇叭,冷峭地突兀在水面上。

  你是记者吧!掺杂的人群中挤出一个人来。这时交警已经拉上了警戒线,他是硬闯进来的。“昨天晚上,我跟他们说前方水位很高,非常危险,暂且不要过去,可匡书记不停劝,非要去,说被困的群众很危险!”修水县杭口镇党委书记匡美建带领干部去双井抗洪,匡美建、邓旭、程扶摇三人被洪水褫夺而去,三人幸运救下。说话的人叫朱亚民,是一名铲车司机。事发时,他正开这铲车转移群众。

  救援分两路进行。一路是武警战士组成。将绳索系在树上,一点一点地前移,用绳索系住洪水冲洗道路两旁的树干。慢慢地靠近对岸被困的群众。

  另一路是蓝天救援队组成。蓝天救援队负责搜寻被洪水冲走的三名干部。队员们不顾危险,潜入水中,在车内寻找到了失踪人员的物品。

  气氛十分紧张。我是6月24日11点从三名干部被洪水冲走的地方返回县城的。赶到杭口镇车辆早先停放的地方时,傻眼了,我的天,一辆白色的汽车不知什么时候染得墨黑。

  雨瓢泼一般。县城街道到处是积水,沿江路、宁红大道、荷兰小镇车、罗桥路车辆到处不能通行。

  县城五杰广场23日晚上发生了严重塌方。“吴潘昨天晚上差点在这里被活埋。”民警颤抖地说。

  几天后,我从修水县交管大队工会主席赵秋阶口中得知的。当天晚上吴潘总指挥交通时,第二次塌方差点活埋。



  6月25日早晨6点,天刚亮,乌云像块坚硬的岩石,在黑暗中卷动着洪流。   

  我赶到县武装部时,参与搜救九江军分区应急分队和修水县武装部官兵正在列队。他们的任务是抱子石下游的搜救,寻找三名被洪水褫夺的干部。

  抱子石下游由于水库泄洪,波涛滚滚,场面壮观。

  一艘冲锋舟2000来斤重,要十几个人才能抬得起来。

  搜救还是兵分两路。我随九江市军分区综治办主任阳有华一路,另一路由修水县委常委、武装部长黄振球带队。

  “两边,草丛里,瞪大眼睛,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黄振球用对讲机一遍遍地重复。   

  河道两旁荆棘丛生,河床危石锋凸,让人毛骨悚然。   

  河道里滚滚而下的树木,上游冲来的死猪、羊、鸡,野禽,还有桌、椅和衣服等在水边拥挤着、翻滚着。  

  “快,加足马力,冲向那边。”   

  天色黑得像砚池的时候,大家拖着沉重的步子上了岸。这一天有惊无险,但没有半点收获。大家彼此望着,脸色凝重。   

  回到武装部已是晚上十点,在饭桌上,武装部宣传干事鄢江辉向我介绍,坐在我左边的是后勤科科长黄河。他啊,已经确定了专业。可还是来了。“我是个兵,在灾难面前不能做逃兵。”话语触摸情感痛处,怆然落泪。   

  饭后,黄河一个人坐在一角。从裤兜里掏出烟,烟已经成了一团糟。食堂的老伙计见状,上前来递过一支,他叼在嘴里,打火机嚓的一声冒出火光,烟头在火光中闪烁着。他猛地吸了口,将烟雾吐了出来。   

  “大家都到会议室集合,部署明天的搜救计划。”   

  那天,黄河9岁的儿子严重高烧,妻子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他都没有接,阒寂的深夜他又朝医院赶。   

  ……  

  滔滔的洪水,像凶恶的敌军,咆哮着,直扑过来……

  九江市消防支队、江西省红十字救援队、蓝天救援队(南昌、九江、新余、樟树、都昌、宜春、上高)、兴国曙光救援队、赣州市雄鹰救援队、佛山菠萝救援队、绿舟救援队(余干、万年)、九江柴桑救援队、温州萤火虫救援队、南昌蓝豹救援队等十七支搜救队伍共计280多名官兵笃信而来。   

  6月24日早上7点半,九江市公安消防支队在接到增援修水命令后,45名刚从安徽参加完中部地区地震救援演练的消防战士还没来得及休整,就火速赶往修水支援。   

  李衡的妻子刚住进医院待产,请假条领导批好了字。他主动请缨。临别时给妻子丢下一句:“我不能陪你”。   

  李衡连续救援的时间120个小时。   

  然而当他躺下来的时候,打开手机,看着妻子的问候和刚刚出生的女儿的照片,他顿感鼻子酸辣,眼里涌动着情感的波澜。  


  
  浪涛高昂,雄浑,汹涌。   

  杭口镇党委副书记吴海波出现在双井大桥的时候,我还对他的格格不入有些愤怒。他穿着背心和短裤,一双拖鞋,一走一蹩。   
“你看他的手。”民警说。   

  我这才发现,他的手臂上到处缝线。一周期前,吴海波遭遇车祸,手臂和大腿到处是伤,本来这个时候他该躺在病床上。24日早晨,他听说匡美建等三名同事被洪水冲走了,拔掉针头就跑到这里来。   

  修水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戴传高是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他与杭口镇党委书记匡美建是同学。往事拢拢叠叠,一转身,彼此即是天涯。还没接到上级命令时,他已经开始用无人机寻人。   

  很多时候,他和伙计们汗如雨下,淅淅漓漓。   
  ……   
  堤岸吼鸣,汛情告急。   

  7月1日晚10点,修水县路口乡柏林村周家皮水库的泄洪道危在旦夕。   

  一旦决堤,下游的稻田将全部摧毁。忙碌一天,刚刚躺下的56岁的老党员,柏林村党支部书记丁彦详像惊魂般从床上爬起来。他突然想起,周家皮水库下游的泄洪道。他一边向乡政府报告,一边喊醒村里的党员干部,借着咄咄逼人的雷电之光朝周家皮水库赶去。水库早已加固,没有问题。可下游泄洪道快被洪水冲出缺口,不及时抢险定会决裂。   

  一定要堵住。丁彦详已顾不得个人危险,扛着早已准备在泄洪道两旁的沙袋朝决口跑去。一袋,两袋,三袋……脱险了。   

  凌晨1点多,他无力地瘫坐在地上,眼前一片花白。  


  
  6月30日晚上,强降雨再次袭击修水。   

  7月1日下午4点,我母亲给我打来电话,说楼下的洪水淹没到了二楼。   

  “前面的情况怎么样?”   

  “困了好多人,正在救援。”   

  我往家赶时,厦门曙光救援队的王刚队长刚刚接到求救电话,宁红大市场内有两名今年高考的学生,7月1日晚6点是网上报考的截止时间。“我们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们转移出来。”王刚说。   

  求救的电话又来了。还是那两名学生。“不要急,我们马上就到。”王刚一边接电话,一边拉着橡皮艇。   

  我知道这个地方。很快就锁定他们的位置。“来,上来,慢点,注意碰头。”   

  两个学生刚上橡皮艇,王刚又接到指挥部电话,说宁红大市场的店铺里困着一名孕妇。“我的天。”王刚皱紧了眉头,脸上的肌肉绷得很紧。他看了看时间,此时是4点35分,离学生截止报考的时间还有1小时25分。此时,修河的水已经漫漶街道。店铺淹没了四分之三,随时会全部淹没。王刚一边联系另外的橡皮艇支援,一边寻找孕妇的店铺门牌。“移动手机店,快,帮忙寻找。”没有,没有,还是没有。在哪呢?水在上涨。“在那。”在一处转角的地方。   

  橡皮艇靠近了。王刚来不及多想,扑通一声跳下了水。“往边上走点,门打不开。”“啪”的一声响,玻璃瞬间粉碎。“慢点,拉住她的手,小心点。”王刚用手将孕妇拖了起来。   

  此时已是5点10分。宁州镇政府早已准备好了应急车辆,将报考的学生和孕妇送到了安全地带。学生顺利地填报了志愿,孕妇也脱离了生命危险。   

  救援一直延续到晚上10点。回到指挥部是晚上11点多钟,吃过晚饭,王刚敛起袖子发现,手臂上多出了一条血口子,酸辣疼痛,几乎疼痛得流下泪来。摸口袋时,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他猜测肯定是救援时掉进水中。   

  翌日早上6点钟,有市民捡到手机。虽然被洪水浸泡了一夜,清水濯洗,难以洗净,已经是个废弃的手机,王刚还是向市民表达了谢意。  


  
  我得表扬一下我的妻子。6月29日晚上10点15分,有志愿者在微信朋友圈发信息:蓝天救援队掉了一个对讲机,希望有捡到的归还。“我们买一对给他们吧!”妻子说,对讲机对他们救援者有很大的帮助。   

  妻子说买,我肯定不会反对。只是这么晚了店铺都关门了,而且还不一定有卖。“要么就明天去吧!”我说。可妻子不同意,说救援队一早就得去救援。我打电话问下吧!她与联想专卖店有业务往来。   
为了送对讲机,直到大半夜才回来。   

  夜晚,涟涟的暴雨还在下着。修水县小毛驴户外俱乐部成员梁美英大姐和一群社会上的爱心人士在做酸辣豆豉鱼。   

  自从24日,梁美英大姐的家里就忙个不停。冥冥中,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把一群陌生的爱心人士团聚在一起,他们就像是失散多年的亲人,情感悄悄地凝固在一起。   

  “你们辛苦了。”睹面相逢。一盒盒爱心夜宵,觥筹交错着救援人员的心。   

  蓝天救援队现场指挥邱诗淦,拍拍身上的残泥微笑着说:“以前听说过修水人美,现在感受心更美。”   

  我问邱诗淦:“你们什么时候离开?”邱诗淦说:“等搜救结束后。”

原载:2017年7月8日《浔阳晚报》
责任编辑:徐春林

相关阅读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