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人物

旗下栏目: 当代人物 修水名博 历史人物

首页 > 人物 >

追忆余昌徐先生

来源:修水网 作者:杨鹏远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01
摘要:去年正月初六,赣西北的天气还很寒冷,我正住在乡下老家,忽然得知余昌徐老师在修水南院病逝的消息。这让我感到十的意外,在这半年多前,徐老师不是在修水媒体声情并茂地朗诵悼念抗洪三烈士的诗歌么? 余昌徐老师去逝的消息一夜刷屏了修水网,许多与之熟识人纷纷撰联赋诗悼念,人们无不沉浸在悲痛和缅怀之中 一连许多天,我脑子里不时浮现余昌徐老师的音客笑貌,以及与他相处日子里的点点滴滴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我在乡村中学教书,因学历低,底子浅,去报考江西电大进修。进修以自学为主,每期在县城面授两次。进修班聘请余昌徐老师为电大修水教
  去年正月初六,赣西北的天气还很寒冷,我正住在乡下老家,忽然得知余昌徐老师在修水南院病逝的消息。这让我感到十的意外,在这半年多前,徐老师不是在修水媒体声情并茂地朗诵悼念抗洪三烈士的诗歌么? 余昌徐老师去逝的消息一夜刷屏了修水网,许多与之熟识人纷纷撰联赋诗悼念,人们无不沉浸在悲痛和缅怀之中

  一连许多天,我脑子里不时浮现余昌徐老师的音客笑貌,以及与他相处日子里的点点滴滴……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我在乡村中学教书,因学历低,底子浅,去报考江西电大进修。进修以自学为主,每期在县城面授两次。进修班聘请余昌徐老师为电大修水教学班辅导老师。余老当时任教一中高三课程,教学任务繁重,听说为进修的青年教师上课便欣然应允了。余老师上课自然亲切,知识渊博,语言简洁优美,上课常采取座谈式、讨论式,深受学员喜欢,每每两天的授课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记得有一次,先生布置并启发我们写作文,题目是《我又坐在教室里》。这切合我们的生活实际,回忆起自己在文革时期读初中,没有读过多少书,更没有机会上大学,十多年后,又坐在教室上课,不禁感慨,不一小时就写下了千余字的作文……

  第二次与先生相遇是在本世纪的2003年夏天。我县民办教育兴起,修水实验中学创办,学校聘请教育界名师陈宗继、余昌徐、戴光华等担任校长、副校长。那时他们刚刚退休,身体尚好,精力充裕,学有所专,又有丰富的教学和管理经验,他们的到来,给学校带来了信心。我第一批应聘在该校任教,并兼办公室工作,于是余老师又成了我的领导。因为要招生,学校在暑假便提前上班。余校长一到学校,便和陈校长到教工宿舍逐个询问生活安排如何,有什么困难。当时宿舍紧张,学校宿舍先以安顿教工和家属,几位校长就住在三都老茶厂的办公室。
  还记得第一次师生联欢晚会,有人提议请余校长表演一个节目,余老师也不怎么推辞,只客套几句,从容地走上舞台,表演了一个单人舞蹈。在优美的旋律中,余老师翩翩起舞,赢得师生们经久不息的掌声……

  教研会上,余老师总是启发大家发言,同时也畅谈自己的教育教学理念、经验。余老师是全国特级教师,这自然让大家受益非浅。

  当时大家想,有这样的校长和老师,学校何愁办不好?只可惜后来由于陈校长、余校长因教育理念与董事会不合而悄然离去。

  第三次与余昌徐老师相遇是在2005年冬天。黄庭坚书画院在我县成立。余老师被聘请为黄庭坚书画院院长,我也有幸忝列为书画院成员。书画院每年举行展览与对外交流,每一次活动,余老师都亲自过问,与同仁商量并作周详安排。先生领导作风民主,处理问题总是举重若轻。在他的带动下,每项工作都得以圆满完成。余老师善画戏剧人物画,用笔老到,构图新颖,妙趣横生。

  在书画院十余年的接触中,余老师有几句话给我应象十分深刻。他曾说:做人要老实,但搞艺术创作不能太老实。又说:搞艺术的人都是有个性的人,没有个性就搞不成艺术。所以大家要互相包容,互相尊重。回想起来,这些话是多么意味深长啊!

  至2014年,听说余老师因病去广州治疗,此后几年便很少见面。2015年初秋某日,我曾与许甫金老师去看望余老师,那时他刚从广州回修水不久,看上去恢复得不错。余老谈笑风生,他还拿出自己近期的画作和所临黄庭坚草书给我们观赏。我真想收藏一幅余老师的画作,但又不知如何开口,想到来日方长,以后再说吧。不想此次见面竟成永诀。

  记得也是这次,余老师还谈了他的家世,他的父亲和母亲,这是我闻所未闻的,也是他从不提及的。他说想写点文章……余老师还介绍了挂在墙上的他父亲手书的一则家训,文字内容是:
“在我们没有学会做事之前,先要学会做人,学会做人不是逢迎和讨好别人,而是要理解和宽容别人,而且要主动鼓励和帮助别人。”

  多么富有哲理的话啊!余老师就是这样一个人,与他在一起总有一种让人如坐春风之感。他总是那么慈祥宽厚,极富亲和力,一派长者风范,即使批评人也讲求艺术性,不怒而威,说话的声音有如音乐般动听……

  先生而今离我们远去,想到再也见不到这位可亲可敬的师长,不禁怅惘悲伤。有网友评价说:他是当今极为鲜见的精神贵族,他不仅是他家族的骄傲,更是修水的精神财富……他的成就是多方面的,包括教育教学,文化艺术,以及参政议政等,最重要的是他的奉献精神,他的道德风范,他的人格魅力,可以说是一个彪炳千秋的典型。也有人说他是我县继黄庭坚、陈门五杰、查阜西等人之后又一人文重镇,他的这一历史地位将逐步为社会所认知……

  先生去年正月初八上午在县殡仪馆火化,长眠青山。悼念的人们自发从四面八方赶来,上千群众列队送先生最后一程,悲痛笼罩在人们心头。悼念虽于逝者无补,而于生者却是一次灵魂的洗礼。先生远去,风范长存,他留给人们绵绵无尽的怀念!

  (杨鹏远  2019年3月26日)


责任编辑:杨鹏远

上一篇:老城旧事:老袁家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