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英才中学

旗下栏目: 英才中学

首页 > 教育 > 学校 > 英才中学 >

修水英才中学学生习作 我们的曹老师

来源:英才中学 作者:樊江敏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4-22
摘要:我们的曹老师 樊江敏 曹老师50来岁, 他有一张严肃的长方形的脸。淡淡的眉毛下,镶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很多时候,那眼睛藏在一副黑宽边眼镜后边。鼻子高高耸起,像一架高射炮。嘴唇不算厚,带有文化气息。手指不算长,胖胖的有些可爱。他走进教室,一脸从容平静之色,严肃里藏着慈祥。这是我见到曹老师的第一印象,他教数学课,那天,他是作为班主任与我们见面。 我们更多看见曹老师的时候是早晚自修,每天的早晚自修,他都会坐在教室,按学校的说法叫驻班,我们背里说他是伴读。 还有就早打扫卫生的时候。每天早上,同学们取了用水,饮
我们的曹老师
樊江敏

  曹老师50来岁, 他有一张严肃的长方形的脸。淡淡的眉毛下,镶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很多时候,那眼睛藏在一副黑宽边眼镜后边。鼻子高高耸起,像一架高射炮。嘴唇不算厚,带有文化气息。手指不算长,胖胖的有些可爱。他走进教室,一脸从容平静之色,严肃里藏着慈祥。这是我见到曹老师的第一印象,他教数学课,那天,他是作为班主任与我们见面。
   
  我们更多看见曹老师的时候是早晚自修,每天的早晚自修,他都会坐在教室,按学校的说法叫“驻班”,我们背里说他是“伴读”。

  还有就早打扫卫生的时候。每天早上,同学们取了用水,饮水机旁地上的地上就会有一摊积水。很快就有一个人出现了,他先是从扫地工具里不紧不慢的将拖把提出来,然后在地上吸水,拖把吸“饱”了,他用手去挤,把水挤干。接着,又吸水,又挤水,周而复始,直到把地上拖干净。再之后,又拿起火钳和撮箕,把过道上的垃圾一点点捡起……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可敬的曹老师。

  很多时候,我是一个旁观者,但我能怎样?很多同学都说过:“曹老师,让我们来吧!”可他不让,他说:“你们上课去吧。”

  我常常想,这样的好老师,只有英才中学才有。

  我想起“为人师表”这个词,过去不怎么理解,以为一定要有怎样的风度表现。遇上曹老师后我明白了,为人师表,是通过一些细微的举止行为来体现的。
   
  平凡中见伟大,这话经常听说,而真正理解,也是通过曹老师而得到启示。

  在生活里,曹老师是低调的人,他在同学面前没有“架子”,他私下里同学生聊天,特别可爱的。有时我想,若老师教的学生都像刘甜、董璐那样,那老师才高兴呢。可是,对待学习,他是威严的。这又让很多人怕他,觉得他超级严肃。他是一个幽默的人,但是他自己从来都不会笑,他有时也会在教学时幽默一把,特显智慧。

  曹老师教学的最大特点是因人而异做好备课。一个班级里的同学总有不同的情况,初中以前基础没有打好,对课程就会有些跟不上。若是有的同学还处于叛逆期,对学习的热情就有可能差些。对于那些考试成绩不怎么理想的学生,他不会歧视,而是耐心地指导。他说,不要让任何人掉队。可是,要做到多么难。为此,他要花力气备课,每天都很晚才休息。他上课也很下力气,只要有谁没弄懂,他就会再讲一遍,其实,大多数同学早都理解了,也会跟着再听一遍。对于我们这种“重点班”,要做到任何同学都不放弃,都拉到同一起跑线上,是多么难的事。关键是要你愿意学,曹老师说这样的话:“不怕你不会,就怕你不学,只要你肯学,我就教。”
   
  这是何等认真负责的老师呀!

  我想,这样的老师是很少有的。

  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不少老师都用多媒体上课,曹老师不同,他跟我们说过原因:用多媒体的话,展现比较快,也不会留下痕迹,可是,没有一个思考的过程。用粉笔板书的话,就能一边写,一边给同学思考的时间。写完,还能留在黑板上。他的这个说法有的人不会认同,但我觉得非常有道理。

  在上课时,有的老师板书少些,看他身上的粉笔灰,可以看得出来。曹老师常常是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进教室,等到下课走出教室时,总是满身的粉笔灰。那是一种证明,是认真授课的老师的证明。我可以这么说,曹老师每天穿着干净的衣服来上课,到下午回家,一定是满身粉笔灰的。

  班的同学虽然觉得曹老师威严,心里有些怕他,但这怕是一种敬畏之心,不是那种恐畏。可以说,这敬畏二字,敬的成分更多一些。

  对一个人崇敬,就要表现出来,于是就有了去年农历10月7日为曹老师过生日的事。那个晚上,应是老曹带班以来最开心的一个晚上了吧?不知谁打听到那天是曹老师的生日,同学们悄然商量,白天做好准备。到了晚自习的时候,因为是化学老师指导化学自习,曹老师在办公室。征得化学老师同意,我们先来个恶作剧,把教室的灯全关了,哄闹起来。班长去向曹老师汇报,说班上同学打起来了。他立马跑进教室,就在他走进教室的一瞬间,掌声和歌声交织地响起来。在生日祝福歌声中,班长给他戴上了生日帽。当电灯慢慢打开的那一刻,我看见他笑了,又好像哭了……他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我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我看他像个孩子那样,他吃蛋糕,说着开心的话语。
那天,我真的想抓一把蛋糕抹在曹老师的脸上,然后再抹在其他同学的脸上,但在学校上自修课时,这样闹腾是不充许的。回想起来,还有一点点遗憾。  
责任编辑:樊江敏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