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当代人物

旗下栏目: 当代人物 修水名博 历史人物

首页 > 人物 > 当代人物 >

微笑,在那大山深处

来源:修水县人民法院 作者:修法办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3-15
摘要:江西省修水县位于湘鄂赣交界,同周边的平江、崇阳、铜鼓等九县毗邻,是江西省面积最大九江市人口最多的县,属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省定特困片区,辖区内多为深山林区。修水县人民法院溪口法庭管辖两镇两乡,48个行政村、6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交通不便而有一个人长年在深山中穿梭,在开庭、送达、调解、回访、执行的路上,且一呆就是十年,那招牌式的微笑传递在那大山深处。 他叫晏亮,80年出生的他,中等身材,时常面带微笑,略显青涩,2002年取得法律学士学位,2007年从邻县调入家乡修水县,调入之初就主动请缨到法庭工作,多
  江西省修水县位于湘鄂赣交界,同周边的平江、崇阳、铜鼓等九县毗邻,是江西省面积最大九江市人口最多的县,属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省定特困片区,辖区内多为深山林区。修水县人民法院溪口法庭管辖两镇两乡,48个行政村、6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交通不便…而有一个人长年在深山中穿梭,在开庭、送达、调解、回访、执行的路上,且一呆就是十年,那招牌式的微笑传递在那大山深处。
  他叫晏亮,80年出生的他,中等身材,时常面带微笑,略显青涩,2002年取得法律学士学位,2007年从邻县调入家乡修水县,调入之初就主动请缨到法庭工作,多年来,他用坚韧的毅力克服了一个个困难、化解了一宗宗矛盾,走遍了溪口片区的山山水水…

  春天的山城,雾气特别大,常被大雾笼罩着,3月7日,笔者一行从县城出发,行驶了约一小时路程,才到达法庭所在地,说明来意后,晏亮欣然接受了我们采访,让我们了解了这位深山中法官的点点滴滴。
                                                     
   他是一位调解能手

  “真不给钱,要么让他去坐牢,要么让我打他个还礼。”刘生阳(化名)说。

  “坐牢也不给钱,除非你杀了我!还不是你两公婆(夫妻)先动我的手。”刘生贵(化名)说。
  …
  2012年11月28日晚上,在溪口镇小溪村,刘氏家族内成员吵得不可开交。纠纷源于刘某阳夫妇与刘某贵等族人,因筹建祖堂凑份子钱意见不统一而发生激烈争执,大打出手,造成刘某阳夫妇受伤。该案经村、镇、所等多次调解未成后,刘某阳遂提起民事诉讼。

  “干嘛再做调解呢,直接判了!”看到此番情形,时在溪口法庭工作的助审小梁有些气馁,因为这是他们第九次走进刘氏家族了。小梁回忆道。

  “判是简单,但矛盾没化解,这种硬骨头到执行阶段也是难事,搞不好还会引起宗亲内部矛盾加剧。”,“不行,再硬的骨头我也要啃下去。”晏亮暗自下定决心。
 
  “生阳,生贵是打了你俩,也该赔偿给你们,可是你们也打了他啊!我们还是坐下来谈吧,马上快过年了,你们是四代内的堂兄弟呢,家和万事兴,何必那样计较啊!”

  “生贵,你打了人家夫妇,不管怎样,人家还是受了伤的,怎得有赔偿啊!”,“调解是因为考虑到你们是亲人,不能让你们打了官司输了亲情。”

  看着表情,生贵似乎有所触动。

  “反正案情我们都清楚了,大家都得找个台阶下吧!”,

  “都快过年,总不能把这事撂到明年了,大家开开心心多好。”晏亮则趁热加大调解力度。
     
  “晏庭长,凭你们多次晚上来调解,我服了,只要对方不过分,钱我给。”生贵说。
 
  “给1.25万元就行,那是我们在医院拍片子做检查、住院和买药所花的钱,我们的交通费都没算,只是咽不下这口气。”生阳的老婆先开口,看到对方已让步了,他们夫妇也终于松口了。
 
  因为对方开价不高,都是实际花费,生贵当即答应,当即给钱,而生阳则即写撤诉申请。

  看到案件结了,此时晏亮才舒了口气,心底那块大石头终于可以放下,大家的功夫没有白费。
     
  “实际上他们赌的是一口气,其实双方都认为亲情还是存在的,只要疏通好了,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晏亮说。
 
  近年来,晏亮摸索出“听、思、引、促”四步调解法。“听”是倾听当事人诉求,全面了解案情,同时让当事人有倾诉与宣泄的途径。“思”是认真分析案情,找出产生矛盾的深层原因。“引”是与当事人释明不合法的诉求,引导当事人依法诉讼。“促”是借助基层组织、当事人亲友及当地有影响力的人促成调解。溪口法庭年受理诉讼案件350件以上,晏亮带着一助审一书记员,通过娴熟运用与推广“四步调解法”,全庭的调解率在80﹪以上。

  他是一位EQ高手

  “小曹,刚才申请人王根(化名)打电话过来了,说那个交通事故案子生效三个月了,还没执行到位。”

  “我去过被执行人陈进(化名)家里几趟了,都是大门紧闭。”

  “在外打工没回家。”
 
  “陈根电话也打不通。”

  “要不我们今天到港口片区送达,顺路去找找。”
  …
   2016年8月10日一上班,晏亮和庭里同事们讨论着一交通事故案件执行。
 
  形成合意后,晏亮和同事一同前往辖区内港口镇卢坊村陈某家,在陈某家门前,晏亮他们看到了熙熙攘攘人群,仔细一瞧,原来是陈某今天嫁女儿,晏亮见到陈某就在人群当中。

  “这样不好,让他亲戚看到法院在执行,还是缓缓吧!”
 
  于是大家再等两个小时,再行路过,而陈某亲戚还没离去。

  “继续等!”晏亮再次吩咐。
 
  两个小时又过去了,晏亮一行又一次路过陈某家门口,碰巧,陈某亲戚仍在那。
 
  晏亮仔细再三后,决定先回去,明天再来执行。庭里同事不免有些抱怨,认为当时可以直接找陈某谈谈,而晏亮则分析了当日前往陈某家执行的利弊,说服着大伙。

  第二天刚要去执行时,被执行人陈某带着5000元执行款到了法庭,羞愧地对晏亮说,“晏法官,谢谢你,昨天我看见你的车子从我家三次经过,却没有进我的家门,是为了顾全我的面子,也为我女儿顾及了面子,你这样为我考虑,我万万没有想到,太感谢你!你们法官能做到这样细致入微的为我们老百姓着想,我却赖着赔偿款不交,实在是汗颜啊!”

  他是一位“三不”法官
 
  自当法官那日起,他就制定一个规则:不抽当事人一根烟,不喝当事人一杯酒,不接当事人一毛钱。
 
  2016年,他承办的一起李某某诉黄某某提供劳务受害责任纠纷一案,被告黄某通过关系找到晏亮的同学,让其同学带话希望能在案件处理时关照一下黄某,并承诺事后定有重谢。晏亮当时就把同学带到法庭大厅“司法为民”的匾额说:“这句话挂在这,时时刻刻提醒着我公正司法不是一句空口号,今天你这样不是帮我,而是让我徇私枉法,这是在害我啊!”一席话说得同学面红耳赤,赶紧出门离去。从此在同学圈中,晏亮有了一个别样的绰号“晏青天”。

  当然,晏亮的不领情也容易让当事人产生误会。“晏庭长,你就是嫌贫爱富,你看我抽的是五元一包的烟,不上档次就不抽,是吧?”2015年,朱某和李某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承办人为晏亮,开庭之前,朱某向晏亮递上一支烟,却遭拒绝。

  朱某告诉我们:“开始的确不是滋味,后来听别人说晏庭长不会在此种场合抽任何当事人烟,这才让我打消误会。”

  晏亮说:如果我抽了一方当事人一支烟,则另方当事人看在眼里,就会让其产生误会,对法官的公正性产生质疑,我谁的烟都不抽,才会让他们打消疑虑。
 
  因为晏亮坚持原则,甚至有些“顽固不化”,再加上其“三不”规定,同事调侃他是个“不三不四”的人。
         
  他是一位让妻子既爱又“恨”的人

  “晏亮,大宝又高烧了!”
 
  2016年11月15日深夜,急促的手机响声把刚刚入睡的晏亮惊醒。因为写判决书,晏亮睡得很晚,这是他大宝一周内第三次高烧了。

  “多少度?我立马动身赶过来!”

  “41度,你怎么赶,你那到县城至少一个多小时。”
 
  妻子沈彩华随后挂断电话,一个人抱着大宝赶往医院急诊科。

  “那么晚了,我明知他赶不回来,我偏打了他的电话。” 回忆起那天晚上的情景,沈彩华后悔不已。

  “可我也是没处发泄,小宝放在我爸妈那里,我白天还要上班,孩子他爸常年不在家。”

  “他的心理只有工作二字,晚上回家也还是忙工作上的事,甚至我生小宝,他没请过半天假。”

  “基本上是晚上他爸回来,我们睡着了,早上我们醒来,他又出去了。”说到这,沈彩华心痛不已。

  沈彩华在县城近郊一小学教书,每天早出晚归,因为丈夫忙碌,家庭重担就全落在她头上。
 
  他的儿子大宝说: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爸爸周末能抽出一点时间陪他去公园玩玩,每次看到别的小孩经常有父母带着出去玩,他都很羡慕。

  已任民二庭副庭长苏家发法官,之前一直与晏亮共事。他告诉我们:晏庭长是个实诚的人,也是工作上的大忙人,新婚的第二天就去法庭上班,他的大宝、二宝出生都未请过假。
 
  “我在基层法庭十年,家庭与事业都有进步,从孤身一人到组建家庭,工作上从书记员到庭长,一呆就是十年,法庭地处山区,吃住在法庭,难以首尾兼顾。”,“妻子怀二宝时血糖偏高,医生建议入院观察待产,我是尽量想陪在妻子身边,但法庭的工作确实太忙,不得不晚上加班,坐车赶到医院常是晚上十一点以后;大宝出生时也只是匆匆到医院看了一眼柔弱的妻子和襁褓中的儿子就返回了法庭。”在我们引导下,这个平常话语不多的男人,终于打开了话匣子,言语中无不显示出对妻子的愧疚。

  他是辖区百姓的守护
   
  2014年12月8日早上,一当事人拿着一面锦旗、携着烟花爆竹站在溪口法庭门口,说是要送锦旗、放鞭炮感谢晏亮法官。
  
  他叫余达明(化名),家住溪口镇最为偏远、近乎与外界隔绝的高峰村,他从小失去父母,至今仍然单身,家庭经济条件自然一般,本来是和法院没有任何关联的他,却因一事和法院连在一起了。2013年的一天,他和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工地上,及早做好锯模板准备,装好设备,想把当日的事能尽快做完,不料在锯装模木枋时,右手指被卷入锯机转动的皮带里受伤,雇主见状当即送往医院手术治疗,并付了全部医疗费,难熬的手术治疗终于过去,但他右手完全残疾而失去劳动能力,他的雇主却对他说不会再承担责任,他无钱无依靠却毁至终身残疾,无赖之下只好找法院。
    
  余达明说, “我一没知识文化,二在法院没熟人,法院会是怎么态度,会不会赔了时间亏了钱,到头两手空空。”,“我们素不相识,但他热情接待了我,待我介绍完情况后,晏庭长叫我请人写起诉书等材料送到法庭,帮我立案。”
     
  法庭如期对此案进行了开庭宣判,他拿到判决书,雇主应赔他7.3万,心想通过法院判决,雇主总该拿钱吧,于是致电雇主,雇主却说,“你吃饱撑着,我医药费早就给你了,还要钱,没门…”气话脏话直刺他的心脏。
     
  于是他再一次找到晏亮,在其指导下,当场写好了强制执行申请书。
        
  在不到二十天的时间里,就接到晏亮的电话,叫他到法庭领钱。原来晏庭长通过打听,得知雇主在邻县承包一工程,晏亮和同事们在接到强制执行申请后的第二天就直赴邻县,通过对雇主两个早晚的蹲守,终于将雇主在返回出租屋时逮到。被执行人迫于拘留压力,终于找亲朋凑钱把案结。

  晏亮告诉我们,“老百姓对我们充满渴望,因为他们把我们当做靠山,我们对其中一问题没解释透彻,人民群众对我的信任就少一份,尽管我们没有山的的雄伟与气魄,但对于群众的事情一定要尽力而为地去解决,绝对不能出现门难进、脸难看、敷衍失责的现象,这样才对得起党和人民的培养与信任。”

  望着那庭外层层叠叠山峦,我们感觉越发郁郁葱葱,因为那群法律人早已把自己理想和信念融于这座山中。

  他是一位“拼命三郎”

  “你就是晏亮,是吧?”

  “是啊,怎么啦?”

  “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

  “小心点,老子叫你小心点,在我家这边还这么狂,多管闲事!”

  “我怎么多管闲事,我庭里的案子,我不管谁管?我又不是在这坐灵桌,这是我的职责,随你便!”

  2016年7月5日上午十点,一承揽合同纠纷案件被执行人黄某来势汹汹,对晏亮他们进行恐吓,晏亮却不为所动,同被执行人针锋相对,硬是将黄某拘传到法院,明确告知拒不履行义务后果,但黄某心存侥幸不予理睬,于是采取强制措施进行拘留,果不其然,黄某在被拘留第三天后,其家人送来案件款,此案执结完毕。

  人民陪审员周先锋说:晏庭长充满正气,是个身先士卒、敢于碰硬的人,这让其他同事办案有了底气和信心。

  曾分管基层法庭的陈开林专委说:晏庭长大局意识强,把申请人当亲人、把自己当成案件申请人来看待,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供执行的机会。在去年执行“暖冬”行动中,晏亮胃出血,患胃息肉严重,疼痛难忍,但仍坚持边服药边执行;硬是把活动坚持到最后,才去做手术。
                  
  他是同事心中的良师益友
 

  “小吴,今天中午多买点菜,还买个小生日蛋糕,够四个人吃就行。”

  2016年7月29日早上,晏亮交代小吴。因为庭里人少,小吴是庭里司机,还兼炊事员和维持庭审秩序。

  中午吃饭时间到了,大伙一块来吃饭,让小石意向不到是,庭里工作如此忙碌,大家还为他庆生。饭桌上大家以茶代酒,其乐融融。

  90后的小石是外地人,是一名助审员,一年也会不了几趟家,晏亮的细心让他特别温暖,感动不已。

  谈到工作,小石告诉我们: 晏庭长庭务安排得当,他把法庭的事务具体细分到我们每个人,大家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又能协调配合,即使在案件数量大幅增长情况下,法庭保质保量完成了各项工作。晏庭长是我们的好领导,基层法庭条件艰苦,我们吃住在庭,我们经常聊工作、聊生活,他态度和蔼,我们早已把他当作好兄长。
 
  谈起第一次写判决书时,书记员小曹记忆如新:“记得初到溪口法庭时,一案情简单的离婚案子让我草拟判决书,我头天晚上写好交给他,第二天一大早,晏庭长就已改好,看到判决书上面修改的地方密密麻麻,小到一个标点符号,很细微的错误都能点出来,其仔细严谨态度给我树立了很好的榜样。于细微处见精神,后来我慢慢发现晏庭长处理案件得当、化解矛盾得法,很多矛盾在他的努力下都能有效化解。”

  “法院工作这么辛苦,收入也不高,还经常被别人误解,你为什么就不换份工作呢,那么拼命?”我们问道。
晏亮微笑着说,“当年填高考志愿时,我就将法律事业深深地植入了我的生命,每每看到当事人能够及时足额领到案件款,看到矛盾重重案件却能够握手言和,看到百姓对我们多一点信任,我就感觉这些苦吃得值,我只是我们这个团队中普通一员,是我应该做的。”

  该院党组书记、院长杨小林说:晏亮年办诉讼案件在180件以上,还要管本庭案件执行及承担大量的行政事务,其本人多次获省“优秀法官”、市“个人三等功”、县“先进个人”等称号,他已成为修水法院干警学习的标杆。
   
  采访到最后,我们问晏亮平常的爱好是什么?

  “法律吧,另外就是哼哼歌。”在我们的怂恿下,晏亮终于又微笑地哼起来了。“天空变得灰蒙蒙 屋里那小小的我 放下昨天的烦恼,…我要学会微笑 向着天空大叫 自由就会给我拥抱 带着双脚 奔向我的美丽城堡 骄傲 向全世界炫耀 世界有我多好 带着微笑 向明天起跑。”
     
  此时,那微笑冲破人心隔离的防线、涌向老百姓心田,那励志起跑的歌声在大山深处萦绕。
责任编辑:修法办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