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红色修水

旗下栏目: 红色修水 修水古建 修水文物

首页 > 档案 > 红色修水 >

川军:蜀人杨汉域修水破倭记

来源:修水网 作者:裴梅龙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2-22
摘要:江西修水,遗留在梯田旁的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 回顾江西修水的抗战史,有一个川人如何也不能不谈。他来自四川广安,1939年1月起担任第二十七集团军二十军军长,他叫杨汉域,是川军著名将领杨森之侄。在修水驻兵6年,杨汉域也和当地百姓打成了一片。 有一个在当地人口中流

江西修水,遗留在梯田旁的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

  回顾江西修水的抗战史,有一个川人如何也不能不谈。他来自四川广安,1939年1月起担任第二十七集团军二十军军长,他叫杨汉域,是川军著名将领杨森之侄。在修水驻兵6年,杨汉域也和当地百姓“打成了一片”。

  有一个在当地人口中流传已久的故事:过年期间,老百姓通常会组织到各家屋里舞龙舞狮,以此图个喜庆。当舞龙舞狮队来到杨汉域的家门前,也试图进去讨个好彩头,这时却被守门的卫兵拦住了。兴致正高的老百姓才不管这些,一人架了一个卫兵,直往屋子里去。按理说,绑卫兵,闯军长家,其罪名不小。不过,看到这一幕的杨汉域,非但没有生气,还叫人端出来一盘银子分给各人,连连说,“好”“好”,看上去十分高兴,老百姓自然也非常欢喜。

  在修水县党史办主任龚九森的带领下,大渝网“重走川军出川抗战路”一行来到了发生这一幕的杨汉域居住地——修水县白岭镇,试图寻找这位川人军长在此留下的印记。

  杨汉域与当地村民“打成一片”

  走进这座大院,正门上书“业绍双清”四字,右侧另一门上则写有“竹苍松茂”,显出主人的品味。今年已80岁的胡奠邦老人是这所房子的主人,据老人回忆,当年杨汉域军长所住房间为进门左手第一间,不过由于已经成为文物,现在被专门保护起来,我们没有能顺利参观到。

  好在,胡奠邦老人对杨汉域还有着很深刻的记忆。“当时我们一家十几口人住在后面的横房,军长和他的老婆住在正房,出入的门是分开的。但是每年到了正月间,杨军长就会招待我们一大家人过来,一起吃上两顿饭,以此来感谢我们。”

  据党史办主任龚九森介绍,当年杨汉域军长1938年~1941年上半年住在路口乡,1941年下半年~1943年住在位于白岭镇的胡家。
  我们跟随老人一同参观了这所房子,“这是我爷爷的房子,我爷爷当时是个小财主,很乐善好施。”据老人的记录,曾经的房子,总占地面积约700平方米,包括堂前3间屋子,2个穿厅及3个天井,房屋总共有16间。不过后来,院子面积渐渐缩小,堂前的3间屋子已经不见,形成了现在的规模,只剩下两位老人和他们的一个孙子居住。

  让我们颇感惊讶的是,老人透露,自己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胡训基,其来历可谓颇为传奇。“1942年10月25日,当时第三十集团军军长王陵基作为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来到杨汉域的驻地巡视工作,正巧我刚刚出生,王陵基便按当地习俗,当了我的继爷(即干爹),并取自己名字中的‘基’字作为我名字的一部分,这就是我名字胡训基的由来。”这段故事被老人一直埋藏于心,直到现在才向人吐露。

  老人介绍,在不远处的白岭镇温泉村,还有一口温泉被称为“抗日泉”,为杨森题字,供士兵们治病、休养生息。在当地人中知名度很高。不过现在,题字已经下落不明。

  五千抗日川军将士苦竹岭大破倭寇

  告别了胡奠邦老人的家,我们对二十军在修水痕迹的还原还在继续。作为第一次长沙会战的主战场之一,二十军在修水也曾参与了多次战斗。其中,白沙岭战役即是非常重要的一战。

  跟随着龚主任,我们找到了白沙岭战役的发生地——白岭镇荣春村苦竹岭。山路狭窄、杂草丛生,一路向上攀登并不容易,可是据称,这里曾是当地与湖北相连的主要通道,企图自湖北武汉到达湖南长沙的日本兵,当年也必须从此经过。
  在龚主任的讲述下,我们基本还原了当时的战斗过程:

  1939年9月,日军第三十三师团进军长沙,第二十七集团军总司令杨森所辖二十军杨汉域部134师在修水至通城之间的南楼岭和白沙岭的苦竹岭一带守敌。

  从9月22日开始至25日,杨汉域部队已前后阻击日军进攻两次,造成敌人较大伤亡。到了9月26日,第3次战斗开始,日军遣4个联队1000余人重犯桃树港,企图切断修水与平江的抗日联络。是晚,杨汉域亲率134师5000名官兵,由当地群众带路分3路袭击敌营,歼敌数百。日军仓皇逃窜,人马相践被穷追至苦竹岭。薛岳急忙调第八军和第三十集团军前往增援,同时命令湘鄂赣边区游击总指挥樊崧甫,以大湖山、九宫山方面的部队由南向北尾击和由东向西侧击敌人,配合134师对日军构成南北夹击和包围的态势。激战竟日,日军伤亡惨重,损失600余人,弃尸遍岭,余卒向通城方向逃奔。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役作战中,第二十集团军第134师的一个团,在白沙岭一线阻敌时,打死一个不小的日军军官。日军突然像发了疯似地前来抢夺那个被击毙了军官尸体。中国军队见尸体竟如此贵重,必有原因,便也发了疯似地用猛烈的火力打退抢尸的日军。于是,双方展开了一场抢夺尸体的恶战。

  结果,那尸体还是被中国军队给抢了过来,从尸体上的图囊里,搜出了日军第三十三师团的作战任务区分和标图,以及其他极为重要的文件。得知,敌第三十三师团将从南岭攻白沙岭,再攻龙门镇,直下长沙,助攻长沙城。

  当时杨森集团军是由西向东布防,重点放在准备阻击南昌方向来敌。杨森获得了这个情报后,果断地变更了部署,把主力都调来围攻由北而来的第三十三师团。结果,在长寿街地区,将敌围住,经一昼夜的激战,把第三十三师团主力歼灭大部,残敌遗弃辎重、马匹逃回通城。

  杨汉域率领20军官兵大破日军,并立下此纪念碑
川人军长杨汉域手书摩崖石刻

  战后,指挥战斗的二十军军长杨汉域在苦竹岭手书:“中华民国二十八年九月蜀人杨汉域率精卒五千大破倭寇于此。”命石匠在苦竹岭刻下摩崖石刻记录这一战事。

  如今,我们在苦竹岭的半山腰上,找到了这块保存完好的摩崖石刻。在一块面积约5平米的天然花岗崖上,26个红色大字格外醒目。红字有些鲜艳,想必是后人所添,但刻字经考证确为当时所书。不难想象,70多年前的杨汉域,是怀着怎样激动的心情,写下了这些大字,是自豪,更是振奋。
  下山后,我们又在路口乡柏林村上刘家庄,找到了由杨汉域题写的“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约一个月前刚刚从水沟中被挖出,以后计划放置在不远处的烈士陵园内。

  据修水县路口乡振幅民政所所长丁治国介绍,在路口乡里,共有6处抗战遗迹,除军长住所和阵亡将士纪念碑外,还包括二十军的军部驻地、二十军政治部驻地、二十军军需处驻地和二十军军医院。我们此行匆忙,不能与这些遗迹一一相遇,但能见一二,亦是幸运非常。

  那些曾经遗落在岁月角落中的历史,正在村民们的回忆中,在志愿者们的采访里,在当地相关部门的努力下,一步步剥去布满尘埃的外衣,向我们呈现出最真实、动人的一面。我们此行,正是怀着这样的希冀——让真实的历史说话,让川军故事不被遗忘。

责任编辑:裴梅龙

相关阅读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